首页 > 全部分类 > 全部标签
豪门暖婚:霍总的二次欢宠

豪门暖婚:霍总的二次欢宠

二层楼_淳木

356807字

结婚四年,她做尽了一个妻子的本分,温柔、得体、体贴,大方。     人前,他们是相敬如宾的模范夫妻,可是只有她知道,人后,霍舟对她的冷淡与厌烦。原以为,只要有了一个孩子,就可以挽回他的心。      可是在她亲手布置的婚房内,她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上面颠鸾倒凤,握着验孕单的手不自觉捏紧,昏迷的最后,血从她的身下簌簌流出,最后的目光,是他抱着别的女人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    “不是想要和我离婚吗,我离。”      昏迷两天后醒来看见的第一件事,就是霍舟递上来的离婚协议书,以及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娇艳女人。苏苏扯出一个凄凉的笑,心里什么东西轰然坍塌,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从此,和霍舟再无瓜葛……  

麻辣老太:改造极品好种田

麻辣老太:改造极品好种田

二层楼_十三姐

320689字

穿越,咱忍了,穿成一个四十岁老女人,咱也忍了,可有三个娃这是什么操作? 等等!尼玛,除了孩子,还有个便宜丈夫!得得得,这些都算了,可这便宜丈夫还要生个女娃,这咋弄? “夫君,打个商量,你喜欢孩子,咱老大家的孙儿也快出世了,不必咱自己生吧?” 某男:“娘子,此言差矣,人生在世没个贴己的女儿,怎算完美。 ”“可……若这次还是男娃呢?” “无妨,再生便是了!”徐艾:“……”

一夜倾心:豪门总裁天价妻

一夜倾心:豪门总裁天价妻

二层楼_醉墨

601315字

“把本少爷当工具利用,希望你有这个心理准备!”   “误会,这真的是误会!”“呵?你把我吃干抹尽,就这么算了?”   看着姜穆离那玩味的笑容,安晓很不的原地消失。   她只是想要报复前夫而已,可却奈何爬错了床。   最重要的是,对方竟然是姜家二少爷?!   这一次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玩火自焚……  

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

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

二层楼_绿le芭蕉

455004字

崇西古城的网红女主播唐墨穿越了,穿成了白岭山脚下没见过世面的小村姑,还摊上一个傻子爹,家里别说吃饱穿暖了,甚至连盐也买不起。为了不让自己饿死,她开始捣鼓着赚钱之道,没想却一脚踏入了一群人的权益之争中。不就是缺盐吗,那我就做一个女盐枭试试。戚云熹挑眉质问,“你这样做,把王法置于何处?”唐墨一笑,挑衅道:“你是官,我是贼,有本事你来抓我呀。”

蚀骨小嫩妻

蚀骨小嫩妻

香网_闪闪吃芒果

321128字

终于把司若宏拿下了,陈新梅悬着的心悄然放下,那个恶魔应该会放了她的孩子吧……她打开门,准备把眼前的男人接回家。“叮……”手机响了……“敢让他进门,你会得到两具尸体!”陈新梅回头见司若宏已经抬腿,甚至还擅作主张地打开了鞋柜,慌得大喊了一声,“别进来!”多年后,她终于偷走了儿子,他却慌了。“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到!”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
  8. 1013

编辑推荐

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

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

万读_半夏暖沙

为了她妹妹,他的情人,他亲手挖了她的子宫……他说,你水性杨花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流一滴眼泪……痛到极致,她决定放手,给他自由。然而……男人咬牙切齿,“裴柠,我不让你死,你敢?”她笑容苍白,“陆骞北,这一次,抱歉我不能听你的……”

总裁的挚爱

总裁的挚爱

磐石_初始凡尘

四年婚姻,怀孕到阵痛生产,她都是一个人。顾九霄跟她说,“离婚吧,她回来了。”苏婉婉用了十分钟离开了顾家。就连小宝也不肯留下,“臭男人,妈咪要抛弃你了,我们去流浪。”

我怀了大佬的幼崽

我怀了大佬的幼崽

雪未央

盛传厉氏的总裁高富帅占了两样,缺的那一‘帅’是因为他太丑,不敢示人。 没想到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后,厉总裁的喜好彻底变了,每天都要牵着小女人的手逛逛街,看看电影,必要时伸手掐断小女人身后的一朵朵的桃花,乐此而不彼。 那时人们才知道,厉总一点也不丑,那个小女人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捡了个宝。

撒娇是长久之计

撒娇是长久之计

红果果

“签了这份协议,我娶你!”五年牢狱生涯结束,苏安宁被霍修祁堵在墙角逼婚。世人皆知,苏安宁杀了霍修祁的弟弟。霍修祁为了报仇,不惜搭上自己的婚姻,娶了杀人凶手苏安宁。然而,事实狠狠打了世人的脸!报仇?不存在的,婚后霍修祁直接将苏安宁宠成了小祖宗!

甜甜圈住你

甜甜圈住你

时妩

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再无岁月可回首

再无岁月可回首

万读_邹萌萌

为了救他,盛乔几乎抽干了身上所有的血。可到头来,他却要为了另一个女人,抽她的血,挖她的肾,把她折磨的遍体鳞伤。厉尘澜说:“盛乔,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我碰一下都觉得恶心。”三年前,厉尘澜把冷着脸的小女人壁咚,“乔乔,今晚我可以不睡搓衣板了么?”三年前他对她弃如敝履,三年后,他却把她宠上天,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盛乔看。

公众号
关注送好礼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