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医女
相爷独宠小娇妻

相爷独宠小娇妻

二层楼_苏九凉

680714字

什么?身为荣国侯府尊贵的嫡女竟整日与尸体打交道? 着上男装,她是京都城内名声大噪的神医鬼手,褪去男装,她又是荣国侯府娇滴滴的嫡女大小姐,且看她如何过关斩将,尽显风华。

最狂嫡女:毒医太子妃

最狂嫡女:毒医太子妃

凤栖梧_夜卿冷

115.5万字

前世医学生穿越异世沦为家族弃子丑颜废柴女,一局死棋却因为慕卿的这场穿越而出现转机,她这才发现,原来丑颜非丑颜,废柴非废柴,一朝逆袭,展露风华,步步封神,走上人生巅峰。

嫡女重生之药妃倾城

嫡女重生之药妃倾城

娱阅_棾棾

986542字

前世医术天才身死穿越,成了人人可欺的废物! 什么?我是你们随便可以欺负的! 医术在手,治得了病,也毒得死人,谁敢招惹她,毒针伺候。 啥?占她便宜的人是皇叔? 惹不起惹不起,躲! 皇叔堵住她去路,危险道:“拿了我的东西就想跑?谁给你的胆?” 她嬉皮笑脸:“这不是仗了您的势吗?” “仗我的势,做我的王妃,合情合理!回家,成亲!” 她:“...”

双世宠妃之嫡女惑天下

双世宠妃之嫡女惑天下

香网_桑葚酒

113.3万字

"“敢带着儿子跟别的男人跑,苏玉徽你长本事了啊?”“所以呢?”“还所以!?”权倾朝野的小王爷,被自家娘子凉凉的态度气到差点原地升天。“今天本王就要让你知道谁是你的男人?”赵肃一把将苏玉徽抱起。“喂,喂,你要干嘛?”“生崽!”“诶,别……”"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

香网_软糖糖

105.9万字

世人都说沐轻染是恶名远扬的倒霉鬼,可实则,她是个臭名昭著的女魔头!世人都说司御寒是清贵绝尘的病秧子,可实则,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重活一世,沐轻染本想低调做人,安静虐渣,重回巅峰,可偏偏被一个厚颜无耻的妖孽缠上——司御寒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沐姑娘,你这是占了便宜,不负责任还要杀人灭口。”  “不是。” “这么说沐姑娘是想负责任了?”  “妄想!”  “沐姑娘,若是你觉得占了便宜心里过意不去想要负责,欢迎随时来找我啊。”  “滚!”

  1. 1
  2. 2

编辑推荐

医路惊喜:总裁求治愈

医路惊喜:总裁求治愈

绾书_言萌萌

季冽三十岁了从未于女人发生过关系,以至于被危晚绑了时还是懵懂少年。 两人都是新手村,没谁比谁高级……

专属妻约,总裁的甜蜜宠妻

专属妻约,总裁的甜蜜宠妻

吾里_唯安

言家二小姐言欢,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高三那年被好友骗去整她二哥的女朋友,结果被好友二哥当场逮了个原型,从此,她被这位二哥控制的死死的。  权墨深,海城呼风唤雨的第一商业奇才,权势集团次子,权家当家人,传言他不好女色,待人处事阴狠毒辣,却不知他也有自己的小柔软……  破天荒的,言欢不信自己竟然喝多了扑了权二哥,一张粉颜忽然惨白,她想偷溜,却不想床上传来二哥柔软的声音。  “欢欢,过来。”  “二……二哥,我不是故意的。”  “做错事不可耻,懂得负责就好。”  “可可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呀。”  “我记得你要求的两个条件我都符合。”  “两个?”她择偶标准极其明确,就一个,长的帅的。  “长的,帅的,昨晚你不是已经验过货了吗,贵重物品,拆封不退不换。”  经年之后,她有她的心头好,他有他的如花美眷,再相遇,他将她当众墙咚,眸如寒冰:“言欢,你不是死了吗?”

娇宠甜妻:总裁老公狠凶猛!

娇宠甜妻:总裁老公狠凶猛!

香网_一颗糖

“听说喻子瞳拍吻戏了?” 某人着急解释:“没有,我经纪人不让拍哦。” “听说喻子瞳谈恋爱了?” 某人继续反驳:“瞎说,我经纪人不让谈。” “听说喻子瞳拍激情戏了!” 某人欲哭无泪:“经纪人知道后差点把我弄死,你们可别瞎说了。” “现在经纪人那么没人权的吗?” 沈氏集团大BOSS扬眉一笑:“是啊,我没人权。” 某天,喻子瞳被按在床,听着某位经纪人说:“吻戏,恋爱,激情,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你若是归途

你若是归途

吾里_南歌北舞

众所周知,陆彦廷是江城一种名媛心中的如意郎君,有钱有颜。为了嫁给陆彦廷,蓝溪无所不用其极——设计偶遇、给他当秘书,甚至不惜一切给自己下药。 一夜纵情后,他将她抵在酒店的床铺里,咬牙:“就这么想做陆太太?” 她妩媚地笑:“昨天晚上我们配合得很好,不是吗?” ———————————— 陆彦廷娶了声名狼藉的蓝溪,一时间成了江城最大的新闻。 婚后,他任由她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夺回一切家产。 人人都说,陆彦廷是被蓝溪下了蛊。成功夺回家产的那天,蓝溪看到他和前女友纠缠在雨中。她笑得体贴无比:“抱歉,陆太太的位置坐了这么久,是时候该还给顾小姐了,我们离婚吧。” “你想得美。”他将她拽回到衣帽间,在墙面镜前狠狠折磨她。 事后,他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向镜子里的旖旎场景,“你的身体离得开我?嗯?” 为了驯服她,他不惜将她囚禁在卧室里,夜夜笙歌。 直到那一刻,蓝溪才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披着衣冠的禽兽。

相爷独宠小娇妻

相爷独宠小娇妻

二层楼_苏九凉

什么?身为荣国侯府尊贵的嫡女竟整日与尸体打交道? 着上男装,她是京都城内名声大噪的神医鬼手,褪去男装,她又是荣国侯府娇滴滴的嫡女大小姐,且看她如何过关斩将,尽显风华。

久伴无言

久伴无言

吾里_晚风拂柳

夏久安倒追言肆,整个S城的人都知道,有人说她一往情深,有人说她攀权富贵。  她不以为然,依旧整天追在言肆的身后跑,像一个战士一样一路披荆斩棘,清除掉了一路的障碍,以为这样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她啊。”言肆看向她的表情淡淡的,在众人的注视的目光中轻描淡写的开口,“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用尽了所有力气去爱一个人的夏久安终于攒够了失望,离开之时眉目温柔,挂着淡笑,“我骗过所有人,没骗过你。你相信全世界,却从未相信过我。”  ……  消失了三年之后她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城市,抹平了自己所有的棱角,像一个落落大方、端庄优雅的名门小姐,也抹去了记忆里的那段故事,和那个人。  “安安。”言肆叫她,红了眼眶。  “别来无恙。”她轻笑,“言先生。”

公众号
关注送好礼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