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全部标签
全皇宫都在盼着废后

全皇宫都在盼着废后

甜悦读_梨花凉

328771字

一朝醒来,天云溪发现自己从堂堂医学博士,沦为了京城中人人奚落的废物皇后,不仅如此,还嫁给了一个傻子皇帝!更有白莲花的妹妹,害人不吐骨头的亲爹,玩弄权术的太后婆婆,心怀不轨的摄政王……面对不同人的施压和算计,天云溪摸了摸乖巧依偎在她腿上的皇帝,邪笑着。“二狗子!咬她!”

一品战妃

一品战妃

甜悦读_眉上风止

303851字

她贵为战神凤女,一朝不慎却被亲妹所害,幸她命不该绝,亡灵未眠,她誓要夺回属于她的一切!不管是鲜花着锦,还是烈火加身,她都要闯出一番属于她的传奇!只是......男人一派纯良:“绝品丹药,天材地宝,本王双手奉上。不如你就折了本王这朵高龄之花?”赵惊鸿:“您哪位?”

盛世风华:谋女成凰

盛世风华:谋女成凰

甜悦读_何唯心

301150字

21世纪冉冉升起的新星伊然竟带着一块玉穿越了,还是一个以武为尊的架空朝代?爹不疼,娘不爱,还有渣姐渣男抱团欺负?没事,我有金手指,谁来揍谁!不过,伊然算是栽在他手上了,又帅,武功高强,还会医术,简直就是模范男友!莫慌,待姐成神,带你们来回穿梭,你问我为啥?也没啥,就是任性,顽皮!

嫡女二嫁后想开了

嫡女二嫁后想开了

老虎_红茶娘子

111.7万字

罗秋容的一生都是一个笑话。她从小就被才貌双全嫡女姐姐的光环压得抬不起头。就连嫁人,起因也是姐姐对夫婿的一句玩笑话——“既然我嫁过一次,那么你想娶我,就必须也娶一回才行!”于是,她成了这对才子佳人结合的踏脚石,连死都不能入夫家祖坟。重活一世,她决心远离一切!然而,凭空杀过来一个混世魔王小侯爷。他搅乱她的布局、败坏她的名声,生生把她拖入一个更大的深渊。最终他还死死攥着她的手不放——落在我手里,你这辈子就别想走!我下十八层地狱也得拉着你!

拐个王爷去种田

拐个王爷去种田

老虎_慕容锦

123.7万字

穿越成农家丑女,老实爹,柔美娘,还有俩包子弟,外加极品亲戚若干,陈小莲表示生活在于折腾,不是我折腾你,就是我折腾你! 护家人,虐极品,医术在身她怕谁?成亲?那谁,就你了,今晚拜堂! 莫绍峰:“田地归你,房子归你,财产归你,天下归你! ”“那你要什么?”“你归我!”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
  8. 173

编辑推荐

相爷独宠小娇妻

相爷独宠小娇妻

二层楼_苏九凉

什么?身为荣国侯府尊贵的嫡女竟整日与尸体打交道? 着上男装,她是京都城内名声大噪的神医鬼手,褪去男装,她又是荣国侯府娇滴滴的嫡女大小姐,且看她如何过关斩将,尽显风华。

专属妻约,总裁的甜蜜宠妻

专属妻约,总裁的甜蜜宠妻

吾里_唯安

言家二小姐言欢,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高三那年被好友骗去整她二哥的女朋友,结果被好友二哥当场逮了个原型,从此,她被这位二哥控制的死死的。  权墨深,海城呼风唤雨的第一商业奇才,权势集团次子,权家当家人,传言他不好女色,待人处事阴狠毒辣,却不知他也有自己的小柔软……  破天荒的,言欢不信自己竟然喝多了扑了权二哥,一张粉颜忽然惨白,她想偷溜,却不想床上传来二哥柔软的声音。  “欢欢,过来。”  “二……二哥,我不是故意的。”  “做错事不可耻,懂得负责就好。”  “可可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呀。”  “我记得你要求的两个条件我都符合。”  “两个?”她择偶标准极其明确,就一个,长的帅的。  “长的,帅的,昨晚你不是已经验过货了吗,贵重物品,拆封不退不换。”  经年之后,她有她的心头好,他有他的如花美眷,再相遇,他将她当众墙咚,眸如寒冰:“言欢,你不是死了吗?”

医路惊喜:总裁求治愈

医路惊喜:总裁求治愈

绾书_言萌萌

季冽三十岁了从未于女人发生过关系,以至于被危晚绑了时还是懵懂少年。 两人都是新手村,没谁比谁高级……

娇宠甜妻:总裁老公狠凶猛!

娇宠甜妻:总裁老公狠凶猛!

香网_一颗糖

“听说喻子瞳拍吻戏了?” 某人着急解释:“没有,我经纪人不让拍哦。” “听说喻子瞳谈恋爱了?” 某人继续反驳:“瞎说,我经纪人不让谈。” “听说喻子瞳拍激情戏了!” 某人欲哭无泪:“经纪人知道后差点把我弄死,你们可别瞎说了。” “现在经纪人那么没人权的吗?” 沈氏集团大BOSS扬眉一笑:“是啊,我没人权。” 某天,喻子瞳被按在床,听着某位经纪人说:“吻戏,恋爱,激情,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你若是归途

你若是归途

吾里_南歌北舞

众所周知,陆彦廷是江城一种名媛心中的如意郎君,有钱有颜。为了嫁给陆彦廷,蓝溪无所不用其极——设计偶遇、给他当秘书,甚至不惜一切给自己下药。 一夜纵情后,他将她抵在酒店的床铺里,咬牙:“就这么想做陆太太?” 她妩媚地笑:“昨天晚上我们配合得很好,不是吗?” ———————————— 陆彦廷娶了声名狼藉的蓝溪,一时间成了江城最大的新闻。 婚后,他任由她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夺回一切家产。 人人都说,陆彦廷是被蓝溪下了蛊。成功夺回家产的那天,蓝溪看到他和前女友纠缠在雨中。她笑得体贴无比:“抱歉,陆太太的位置坐了这么久,是时候该还给顾小姐了,我们离婚吧。” “你想得美。”他将她拽回到衣帽间,在墙面镜前狠狠折磨她。 事后,他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向镜子里的旖旎场景,“你的身体离得开我?嗯?” 为了驯服她,他不惜将她囚禁在卧室里,夜夜笙歌。 直到那一刻,蓝溪才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披着衣冠的禽兽。

久伴无言

久伴无言

吾里_晚风拂柳

夏久安倒追言肆,整个S城的人都知道,有人说她一往情深,有人说她攀权富贵。  她不以为然,依旧整天追在言肆的身后跑,像一个战士一样一路披荆斩棘,清除掉了一路的障碍,以为这样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她啊。”言肆看向她的表情淡淡的,在众人的注视的目光中轻描淡写的开口,“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用尽了所有力气去爱一个人的夏久安终于攒够了失望,离开之时眉目温柔,挂着淡笑,“我骗过所有人,没骗过你。你相信全世界,却从未相信过我。”  ……  消失了三年之后她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城市,抹平了自己所有的棱角,像一个落落大方、端庄优雅的名门小姐,也抹去了记忆里的那段故事,和那个人。  “安安。”言肆叫她,红了眼眶。  “别来无恙。”她轻笑,“言先生。”

公众号
关注送好礼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