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部标签
霍少追妻又翻车了

霍少追妻又翻车了

二层楼_喻九千

955534字

结婚前夜,遭到未婚夫跟闺蜜,酒吧买醉,被人追杀,沈云曦到死也没明白到底是谁对她下手! 一朝重生,来到未来的四年后。沈云曦的口头禅成了:“这么傻逼的事是我做的?” 恶毒亲妈妹妹,白莲花渣男,趁她病,欺负她,算计她,很好,她一个人都没不会放过!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等等,怎么还多了个便宜老公?便宜老公不便宜,家财万贯,身世显赫。 令外界闻风丧胆。却唯独对她宠爱成瘾:“想要什么跟我说? ”沈云曦摆手:“想你离我远一点。”远一点?不存在的,每天都要深入交流,让她知道捡到宝!

萌宝来袭,爹地你好帅

萌宝来袭,爹地你好帅

娱阅_胖橘

315294字

海城顶级豪门世家的继承人秦千寒要结婚了。一众围观群众下巴都掉了。听说那个女人未婚生子,听说那个女人刁蛮腹黑,听说那个女人虚荣败家…… 沈灼华哂然一笑:“秦千寒是豪门继承人,姐创业成功了,也是有钱人,门当户对,妖魔鬼怪速速退散!” 秦千寒:“老婆,我的钱都是你的,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以后我就靠你养了。” 围观八卦群众:“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得到你们这些妖怪来反对?”

赠我一场温柔梦

赠我一场温柔梦

娱阅_二馨儿

199029字

我从未想过我会拐陌生男人上床,而这实实在在发生了。 我不是爱玩的女人,我只是想替妹妹报仇……

替嫁萌妻:大佬超凶的

替嫁萌妻:大佬超凶的

二层楼_烟燃

502083字

未攻略成功前 余念念:“虽然你长得丑,但我知道你很温柔。” 长的丑的某人:“……” 攻略成功后的余念念:“我不图你对我有多好。” 正手洗贴身衣物的某人:“……”

龙凤双宝:顾少宠妻请温柔

龙凤双宝:顾少宠妻请温柔

娱阅_海棠四品

240408字

“曲瑞会生气”,想到这,顾少一秒怂,心底的坏念头还没听到响,就悄没声地哑火了。 宠妻原则第一条:顾少的女人,谁惹她生气都不行,包括顾少自己。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
  8. 606

编辑推荐

一战到底:总裁老公喂不饱

一战到底:总裁老公喂不饱

梦忆

未婚夫的女人流产从此不孕,竟然给她这个未婚妻下药,想让她当代孕妈妈?WTF?!真当她席遥是软柿子,任人揉捏?凤凰涅槃归来,却在前任未婚夫的订婚宴上强行做了某男人的解药!又被强行当了某小包子的漂酿麻麻~从此,白天是黑夜,人间处处是席梦思!

将军有喜:锦绣贵妻出农门

将军有喜:锦绣贵妻出农门

万读_小言

穿越成弃女,遇到一个绝代风华的美男子,只可惜是个病秧子,但苏筱圆觉得自己是赚到了,单身狗的春天来临了,只要治好他,长相思守,往后的日子美滋滋。身为中医世家,又攻读西医博士的的她在研究所就是扛把子,回到古代还自带金手指,发家致富分分秒秒。夫君,养家糊口的担子交给本娘子了,不过,你得帮我造个娃。

恃宠而骄:夫人每天要离婚

恃宠而骄:夫人每天要离婚

万读_小石头

“我喜欢你的妻子,很久了。”只因好友一句话,他把她拱手送人。 三年婚姻,抵不上他初恋一句“想你”! 祁越说:“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木讷,无趣,总是坏人兴致。” 江珩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把你带回家,藏一辈子。” 徘徊在两个男人之间,云芷寸步难行,九死一生。 “我累了。”云芷拼着一口气退出他们的游戏时,那个心疼懊悔的又是谁?

帝王燕:王妃有药

帝王燕:王妃有药

香网_芥沫

她是绝世无双的药学天才,手握药王宝鼎,一朝穿越,竟成御药房最卑微的小药奴。 医师刁难,公主欺辱,连未婚夫都上门要退婚? 不怕,药鼎在手,天下我有。顶级药方信手拈,珍稀药材随手拿,惩刁奴,斗细作,治皇帝,救太子,惊才艳艳,闪瞎众狗眼。 一道圣旨,药奴变成靖王妃,得无边宠溺,尊不可犯。 等等,权倾朝野的靖王殿下不是说好的禁欲系吗? 世人言,王妃有药。然而……

侯爵夫人要下堂

侯爵夫人要下堂

二层楼_本宫爱吃鱼

夫君娄玉堂:“夫人,我娶平妻是无奈之举,但我对你的心……” 秦昭冷眼,要么和离,要么拒婚。 尊贵无双的皇子迟睿眼巴巴蹲墙角:备好彩礼,随时准备上门提亲! 儿子娄荣轩“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配做我娘亲!” 不等秦昭说话,机灵古怪的小公主扑怀里:昭昭抱~

久伴无言

久伴无言

吾里_晚风拂柳

夏久安倒追言肆,整个S城的人都知道,有人说她一往情深,有人说她攀权富贵。  她不以为然,依旧整天追在言肆的身后跑,像一个战士一样一路披荆斩棘,清除掉了一路的障碍,以为这样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她啊。”言肆看向她的表情淡淡的,在众人的注视的目光中轻描淡写的开口,“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用尽了所有力气去爱一个人的夏久安终于攒够了失望,离开之时眉目温柔,挂着淡笑,“我骗过所有人,没骗过你。你相信全世界,却从未相信过我。”  ……  消失了三年之后她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城市,抹平了自己所有的棱角,像一个落落大方、端庄优雅的名门小姐,也抹去了记忆里的那段故事,和那个人。  “安安。”言肆叫她,红了眼眶。  “别来无恙。”她轻笑,“言先生。”

公众号
关注送好礼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