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一章 出场

第一章 出场

黑夜无边,夜凉如水。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山林中,依稀能从树顶看见透下的几缕微不可闻淡色月光,除了偶尔传来的鸦鸣蝉叫,今晚这夜,着实静的可怕 。

按理说,这个时间是不会有人出现在这样的僻静的深山当中的,可偏偏山下,就有一佝偻老人倚在老树下,面前闪动着火光。

在漆黑的夜中,这唯一出现的光源,如同吸引着飞蛾扑火。

老人正在烧纸。

纸楼,冥钱、香烛等。祭品一应俱全,一边烧着,一边面目略带愧疚的念念有词。

“小瓷啊,别怪我……你说,是谁不好,偏偏让你是那百年不遇的纯阴之体?本来,我是真的打算让你嫁给我们小岑的,但是,是你自己福薄命浅,受不住我们小岑的采补。你安心去吧,你不是喜欢我们小岑吗?能够帮到小岑,如今,也算如愿了……”

看老人的穿着气质,明明不凡,脸上还带着一副考究的金边眼镜,看着就很有学问,身处高位的样子,怎么会在深夜跑到这样的地方祭拜亡者?

深夜在这样寂静无人的山林中,独有一个佝偻老人给死者烧纸钱,这本来就是一件让人脊背发凉的诡异画面,偏偏还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阴凉的风层层袭来,卷起一地枯叶和点滴的黑色纸灰。

寒凛的风一吹,冷的人直泛鸡皮疙瘩。

“老爷爷,枉死之人,心负怨恨,你烧这么多纸钱,只会令它更舍不得走哦。”只见一女子似凭空出现,声音空灵,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谁!”老人眉头皱皱,鹰眼一眯。

来人看不清五官,只能依稀觉出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一袭贴身白裙不染纤尘,似仙似妖的女人。

——呼~

不等老人开口说些什么,诡异的风应景的再次吹起,面前那一盆香火盆中还未燃尽的冥纸被风吹的卷了起来,几乎是一瞬,那还燃着的冥纸竟然顿时尽数熄灭。

山林脚下,老人面前失去了唯一的火源,黑暗中漆黑不见月。

眼不视物,是人都会觉得紧张恐慌,老人不免心头一紧,赶忙掏出上身衣服口袋里的手机照明。这时,他的耳旁突然就拂来一缕冰冽刺骨的风。

那阴风凉的彻骨,老人下意识便要回头去看,但下一秒,脖间却突然出现一双冰冷的,如寒冰一样的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啊……”

老人下意识想叫,但是喉管却被这双手死死掐住,发不出任何音词。

是,是小瓷!

那双冰冷的手如同死物,阴凉刺骨,老人抓住这双手,却发现这双纤细**的手,力气大的惊人,几乎都要掐断他的喉骨!令他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老人拼了命的微微扭过头,这才发现,一张泛着青红的脸,眉眼青黑一片早就死去七日的小瓷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女孩儿不高,她之所以能够将脸部贴在老人而后,是因为她整个人,竟然是完全漂浮在空中的!那张本应娇嫩可爱的小脸,此时因为一片死气,漆黑无神没有瞳孔的眼球如同过死去的鱼,变得可怖极了。

“小,小……”

老人拼命的挣扎着,一双苍老的浊眼不可置信的惊恐的瞪大。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风度,高高在上。但是,因为喉管被非人的力量挟持着,根本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充血的大脑让他有些缺氧。

不,不要!救命,谁,谁来救救他!!

“给我……给……我,更……多……”

老人大张着嘴,眼珠向后看,余光瞥见身后的小瓷。不,应该说那女鬼!此时,那女鬼的脸缓缓的靠了过来……青白的脸带着阴气贴到老人到耳边,微微张唇……

老人惊恐的死死瞪大了眼。他的眼镜早就落到了地上,但他却从来都没看得如此真切过。

小瓷本还青白无色的下半边脸此时恐怖的裂开,那双漆黑的眸子不带任何生气,嘴巴裂开到了耳角,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了獠牙和猩红的,伸长着如蛇信一样长长的舌尖,对着老人就要咬下!

[噔、噔。]

女人轻声踩动枯叶的声响并不大,但此时,这样微弱的声音落在老人耳里,却无疑救命的天籁!

“我说,我还在这儿呢,你好歹,倒是瞧瞧我呀。”

脸部已畸形变异,眼看就要一口咬碎老人喉管的女鬼此时却仿佛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手部也不自觉的松了一点,虽然那掐着老人脖子的手依旧冰凉刺骨,但好歹终于给了老人喘息的间隙。那双漆黑无瞳,死气的眸朝声音的来源地迷茫看去。

老人也松了一口气,双眼充血满脸通红,脸上早没了之前的锐利精密,看她的眼神写满了求生欲。

“救,救命!”

老人醒过神来慌忙伸手,忙不迭朝这根救命稻草呼救,然而,身后的女鬼却也佛如梦初醒,不甘猎物想要逃脱,顿时变得更加凶猛异常,张开腥臭的血盆大口就要咬下去!

见女鬼对她置若罔闻,还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就要行凶,女人眉头一凛,伸手成爪,一团黑气自手心凝聚,只是一抓一吸之间,那面目狰狞的女鬼便嘶吼的被女人抓到掌心。女人随后拳头一握,之前还那般可怖的女鬼竟就如此消散了!

对于女人手中的黑气,老人自当是看不见的。

老人一下子失去了女鬼抓住他脖子的手,顿时无力的跌坐到地上,如劫后重生濒死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

“老爷爷,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烧纸钱求心安,莫不说你怕是心中有愧,就是一不小心引起山火了,那也是极不好的,可再不能这样了哦。”

女人丝毫没有发挥尊老爱幼的美德去扶起老人,反倒是在老人之前的香火堆旁绕步看了起来。

“咳,咳咳。这,这位小姐,谢谢你救了老头子,今天晚上要不是你,我大概就要被那恶毒的女鬼咬死在这儿了。”老人佝偻的撑在拐杖上,咳喘着道,声音沙哑,模样好不可怜。

“女鬼?老伯,你现在一口一个女鬼,但依我看,这女鬼你不是识得,之前还叫她小瓷吗?”

白阑蹙了蹙眉,对于老人显然有她自己的看法。

“不错,我的确认得那女鬼。不过,具体细节就不便给小姐详说了。”说着,老人摸到了树脚枯叶下的拐杖,颤颤巍巍的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一点儿没有之前那副睿智老者的模样。

也是,按照现代如此稀薄的怨气,普通的鬼显形都很困难,更别说刚刚差点被女鬼杀死的老人了,心中惧怕。

“看小姐的样子,定是有大能耐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唐宏,先在这里谢过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