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二章 救人

第二章 救人

唐宏这名字,要在a市说起他,谁人不为之一振?唐老爷子在a市打拼了一辈子,能够在a市这样的削金窟站稳脚跟,成为能够主宰a市命运的举足轻重的人物,说起他,就算是市长,怕是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传闻,唐老爷子杀伐果断,雷厉风行,黑白两道均有涉猎,目光长远,深谋远虑。要说在a市,恐怕下至三岁孩童,也没有不认识他的吧?

要是换作旁人,知道面前这个老人就是唐宏,恐怕此时已经吓得脚都软了,更别说唐宏现在还能够这般低声下气,和善的和她交谈了。

“行了,爷爷你也早点回去吧,以后晚上少到这样人烟稀少的地方来。”白阑暗自翻了一个白眼,就欲转身离开。

要不是看在这里有只少见的枉死鬼行凶,为了功德,念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才出手相助,否则,她才不会多管闲事呢。

“谢过了,谢过了。小姑娘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本事,真是厉害,太有能耐了……”

唐宏大概也是活了七十多年第一次见鬼,被吓破了胆,一时间连话都有些说不圆润。不过,白阑抬手翻云覆雨间就收复了这样一个厉鬼,又这样年轻漂亮,这可比那些电视里的那些个有名无实的道人有本事多了,难免让唐老爷子钦佩不已。唐老爷子被白阑扶着,没了一开始对对方不知是人是鬼的敬畏,剩下的,就是欣赏赞叹了。

“这是老伯的一点心意,还请小姐收下,今日要是没有小姐救命,老头子我怕是就要葬身在这山林中了。”说道着,老者从身上的口袋里拿出了支票随手写下一个数字。

“举手之劳而已,我不需要。”

“对对,钱财这样的身外之物对于您这样有大能耐的人算得了什么……那,那这个手镯,就当作是我的一点心意了,还请小姑娘一定收下,当个信物。”见白阑不要他的钱,唐宏摸了摸口袋,慌乱之中也找不出什么别的贵重物品,只得想起来身上这唯一一个老伴儿留下的玉手镯。

这手镯曾经救过他一命,所以,哪怕是断裂了,唐宏也不舍得丢弃,而是找人给它做成了金镶玉,时时刻刻带在身边,留个念想。

白阑本来只是把人送到就想离开,也没想过要什么报酬,正想拒绝,可是,当唐宏把这块玉镯拿出来的那一刹,她拒绝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硬生生给咽下了。

“还不知道小姑娘叫什么名姓?家住哪里啊,以后如果再遇见脏东西……”

没想到,白阑才约莫二十上下年纪轻轻,就有已然有如此道行。轻轻松松的,就将烦扰了他和孙子数日的女鬼降伏。

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他们又怎知,今日他的亲眼所见?!

如此有大神通的人才,定要留个信物,他日好见!

接过手镯,白阑看了看,道:

“唐家老爷子,鬼神之说不可信,只要心存善良,多做好事,必定周身正气,人鬼庇佑。”

白阑收了人家的东西,努力扯出一抹微笑,却笑的不伦不类,说完,就欲离开。

“等等!小姐先等等!!”

见白阑抬步欲走,唐宏老爷子急了,赶忙上前追去,却差点没在这枯枝丛生的树林摔个狗啃泥。

白阑赶忙回身扶住老爷子:“我说老爷爷,这么晚了,你就不能早点回家,稳重一点儿吗。你难道不怕再碰见鬼?”一大把年纪了,大半夜不睡觉搁外边浪什么浪!

白阑完全没注意到她正以一个二十岁的皮囊对着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说稳重?

“小姐,我要说的,正是这个。”唐老爷子在白阑的搀扶下站定,这才发觉,白阑扶住他的手温暖有力,和之前那女鬼的冰冷不同,这是个生气儿满满的人类。

“那个,那个女鬼,小瓷,是被小姐收复了吗?以后还会不会……”不过,也正是因为白阑的年轻,唐老爷子才有些隐隐的不安,放心不下。

“放心吧,我会送她往生,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哦对了,今晚的事情回去之后万不可对别人说起,记得回家寻一碗上了年头,最好十年份以上的黄酒喝了,再美美的睡上一觉。之后,就忘了吧。”让老人喝黄酒是因为老人碰见了不干净的东西,驱驱鬼气。毕竟老年人身子弱,阳火虚。

至于那个叫小瓷的女鬼当然不会再出现在唐老爷子面前了,因为……

她已经被她吃了呀。

深夜无人,空无一物的街道上徒留昏黄的路灯照明,未免显得有些冷清孤寂。

一女子,闲庭信步,独自穿梭在这寂静的街道。

女子气质清艳绝尘,五官略见深邃。一头黑发浓密厚重的披散在后面,无情的黑眸里点点星光仿有星辰!这,真是一个美得能让人屏息的女子!

只是,女子的神色过于冰冷,放佛一座会走动的冰山,眉梢一压,仿若能百里飘雪,有一种宁静,又冷漠的复杂气息。

白阑拿出手镯,在月色和灯光的照耀下,研究着手里的玉镯。

玉镯通体清亮,圆润饱满,断裂处采用了金镶的方式弥补,仅从外观看来,也是精致贵重。若不是曾经断裂过,只怕现世这样完美无暇,灵气十足的玉应该能卖出一个天价了吧?可是,白阑这女人所细看的,却不是玉镯的价值。

指腹轻轻揣摩着玉身,只见那剔透清澈的玉身中似有流光闪过。合上双眼,将其中的灵气稍加运转,清凉的快意袭来,白阑只觉得仿佛身子骨里的污浊都得到了净化。

非人道若想要增长实力,可以吸食月之精气,也可以同类而食增长自己。前者来的太慢,而后者又有伤天和,且稍有不慎,还容易被恶鬼反噬,故而,这么多年来,白阑从来都只是狩猎那些穷凶极恶的厉鬼。

一则,吃掉那些恶鬼厉鬼也是与人为善。二则,也是积累功德,增长修为。想来她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鬼’,也是近百年没再碰见过那种足以伤害到她的厉鬼了。虽不怕厉鬼反噬,但,同类而食,也是需要时间和力气去消化的。

小瓷死的时间不长,按理说依着她的资质,可能想要显形都还得尚需些时日,但偏生她是个纯阴的体质,又是枉死的,饱含怨气,所以才会在唐宏给她烧了那么多纸钱之后,直接被吸引了过来显形害人。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