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三章 虚实

第三章 虚实

白阑吃了她,依着小瓷这么精纯的鬼体,换作从前,再怎么样她也得大概三日时间才能将个中鬼气消嗜殆尽。可是,今日得了这块碎裂的金镶玉,只是灵气的一呼一吸间,小瓷纯阴之体的鬼气竟然就被她吸收的七七八八了!

她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莫谈什么小瓷也是身世可怜,枉死也就罢了,死后还没来得及害过人就被她给吃了,永世不得超生。要知道,如果今日不是她及时出现出现救了唐宏,那死的,可就是唐家老爷子了,而且,小瓷本身就是纯阴之体的枉死冤魂,真要让她成功害了人开了心智,这世道,指不定得乱成什么样儿呢,毕竟,现世道门天师没落,人才凋零。

“真是不错。”

白阑轻吐香气,夸赞道。

看来,今晚最大的收获不是枉死鬼,也不是结识了a市的龙头老大唐宏,而是这块有助于她吸收鬼气的玉镯啊!也不知道,这块玉镯是何来历。

那唐宏以为,这块玉已经替他挡过一次灾,是块无用的废玉了,最多成色不错,镶嵌了金子修复之后还能值点钱,殊不知,正是因为玉断了,其中蕴含的灵气在逐渐外泄,所以才更加弥足珍贵。这块断玉,若是普通人就这样携带在身上温养,只要能够带上个一两年时间,少说也得增长十年寿命!

要是唐宏知道自己随手赠人的信物能够让自己多健康的活个十年,想来,给他多少金钱交换,也不会同意吧?

想着,白阑心情大好,施施然就要回去。不过,她忽的似感应到什么视线,转头朝左侧下的大榕树看去。

有人??

已是深夜时分,街道上空无一人,两双眼睛就这样直愣愣的相撞。

这么昏暗的夜晚,白阑不识来人五官,唯一扎眼的,就是对方那双躲在树下,阴暗处注视着她的眼睛了。

那双眼睛的主人带着半框银边眼镜,白阑却注意到了对方眼镜下的那双野兽才有的琥珀色竖瞳。

那双瞳,正带着凌厉又冷漠的气势盯着她,却被她转身回眸的视线抓个正着。

见白阑发现了他,男人一愣,随后大方的从树下走出,盯着白阑朝她走来。

安静的夜晚,脚下的皮鞋被他踏出‘咯噔’‘咯噔’的声响。

被这样一双眼睛盯住,总是会让人有一种正在被对方捕食的错觉,即使是白阑,也不免略微皱起了眉头,心神一动。

“谁?!”

“初次见面,我是涧清河。”

男人开口了,他的声线平稳,似乎早有准备,那磁性低沉的嗓音犹如震动的鼓面,直震的叫人心口酥酥麻麻的。

只见他身穿一身黑色剪裁合体的西装,从树下走出的模样不急不缓,修长的双腿踏出令人心悸的和弦,在白阑身前约莫三米处的位置停住了,其中一只腿略微弯起交叠。

看涧清河这样随意的从树下走出,一点儿没有被自己发现的窘迫,白阑也不知他跟了多久。

从黑暗处走出,这样近的距离下,白阑才注意到这个男人的长相。

男人很高,起码……得有一米八五往上,可能一米九,但忽略掉那双危险的眸,他的长相却又只能算得上俊秀。浓眉大眼,挺拔的高鼻梁似是雕刻出来的一般,五官比例恰到好处,锋眉星目,睫毛密长,皮肤白皙的过分。但正因为他的白,才显的他的眉和黑色西装格外的黑。

这个男人,太奇怪了。

其实这张脸本可以说是极美的,加上他本就高大,不过因那双眼太过瘆人。原本锋利富有男性魅力的脸配上这双眼,直接就将俊美变得有些邪肆,让人只看了一眼,便心里膈应的慌,不敢再与其对视。

或许旁的普通人看不见,但白阑看的真真切切。

这个叫涧清河的男人,此时整个人浑身上下正萦绕着一股死气,这样浓烈的死气也难怪白阑丝毫没有察觉,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涧清河是什么时候跟在自己身后的。

因为,这个男人身上几乎没有属于活人的气息!阴眼一开,肩上的三盏阳火还在是不假,但却是诡异的青黑色。

通常来说,一个活人身上若是沾染了这么浓重的死气,不是脸色发青一脸倒霉像,就是整个人瘦弱无力。哪里有像他般这样和普通人无异,没事儿人似的?

“阁下这么晚了,跟在我一个女人身后,怕是有些说不过去吧。”白阑不明白来人是敌是友,试探的问道。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白阑的质问。

“不打算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男人的视线看着白阑毫不遮挡,就这么直勾勾的,带着灼热。

要说涧清河,他以为在他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能看见面前那女人的脸色变上一变。毕竟,在这a市,谁人不知道他涧清河?

本来,他的目的,是‘琅盈’,可现在……

‘琅盈’显然远没有他的新目标来的重要!

“这么晚了,我没兴趣和你在这儿‘促膝长谈’。无须废话,直说你的目的吧。”白阑下意识不喜这男人盯着她的眼神。那种仿佛盯着猎物一般的眼神,让她眉目间很是不悦。

谁是猎物,谁是猎人,可还未可知呢。

涧清河本来还要说什么,但余光一瞥,却是看见了那块被白阑带在手腕上的玉镯。

“老头子真的把‘琅盈’赠你了?”

说着,涧清河下意识朝白阑走去。

只见二人间明明还隔着不近的距离,但涧清河人高腿也长,竟是三步并作两步便垮了过来,探向白阑的手腕。白阑自然不肯,身体略微下沉,灵敏的朝后躲了开来。

她本来还想说什么,但随后,那双漂亮的狐狸眼忽然轱辘一转。

“好啊,既然是你先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赢我,这镯子随你想怎么看怎么看。”

这男人太奇怪了,令她心悸,当下,白阑找了个由头,欲探探这人身手。

话音刚落,白阑指尖成刃,踢起路边一水瓶朝男人面门而去,竟是主动对男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