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四章 受伤

第四章 受伤

随后,白阑直破那朝涧清河扔去的水瓶,就着四处散落的水滴,暗里悄悄将水滴化冰,一柄冰锥已然是握在左手,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对着涧清河双攻齐下。

涧清河本不想动手,但白阑说打就打,出招狠厉,拳拳直逼要害,被迫的,他只得抵挡起来。他如何能料到,二人间的第一次见面,竟会是这样。

男人被白阑招招狠厉,出奇不意的招数逼的节节败退,他本不想伤了白阑,但现如今的局面,容不得他再一路退让。可是,纵然涧清河已经拿出九成的真功夫认真反击,但他又如何能跟白阑这活了好几百年的老鬼相提并论?

白阑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直接对涧清河一个人类下手,但也没说不允许她暗地里悄悄下绊子啊!

一个不察,涧清河被白阑力压万钧的扫堂腿直接踢在胸腹,那力道,使得涧清河一个身高几近一米九的大男人竟然就这样被踹飞了出去,而下一秒,还不等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白阑手中握着冰锥已经追了上来!

砰!!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男人身上忽然射出一道金光,这金光涧清河看不见,但却是直愣愣的打在了白阑胸上,将她逼退了足足二尺有余。

“呃唔……”

男人躺在地上,发出一身不由自主的闷哼。刚才白阑被他逼退这一幕,他没看见,只当白阑将他撂倒之后就停了手。

他眉头紧皱,揉了揉闷痛的胸腹,心中有些羞愧,又有些恼恨。

没想到,白阑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身手……竟然这么厉害!好歹他也是国家散打九段金龙,这么一个照面下来,竟然被她一个女人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白阑被涧清河身上射出的那金光堵的胸口一闷,险些吐血。

不过,这样看来,这男人,在被她逼成那副模样的情况下也没有散露丝毫的阴邪之气,加上那来路不明的金光……他的确还真真切切的是个活着的人啊!

“打我手里东西主意的下场,就是这样。”白阑忍着疼,高高在上没事儿人一般对着那个躺在地上脆弱的男人道。

涧清河心里哭笑不得,这小狐狸……然而面上却是一脸凝重。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的东西了。”

“哼!”

白阑吃力不讨好,加之是她先动的手,未免理亏。当下只得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堪堪远离现场。

只是那背影,似乎透着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涧清河没有拦她,此时,他捂着胸口,光明正大的,大刺刺毫无遮掩的盯着她的背影。

如果此刻有熟悉男人的人在场的话,一定会吃惊地发现对方那双在业界出名的,野**的琥珀色竖瞳早已收缩成了一条竖线。

而这,一向都只是涧清河兴奋到极点时才会出现的反应。

没想到,他们二人的第一次见面竟然会弄得如此不堪。

涧清河恢复了面无表情,撑着手从地上站了起来,盯着白阑离去的方向怔怔的看了好半响。

找借口试他身手就明说,什么叫他想夺她的东西……

‘琅盈’他是觊觎了很久没错,但唐宏那老头子若是真的把这玉镯赠与了她,他还会去抢不成?

今夜……还真是糟糕。她的名字都没问出来不说,还被揍了一顿。

男人的眼镜早在打斗中不见了,此刻垂下眼,感受着胸口来自白阑赐予的疼痛,不发一言。

“咳,咳咳。”

出了那条街的转角,白阑忍不住扶着墙根儿咳嗽了起来,胸中激荡的气翻腾不已。

几百年了,几百年了!

能够伤到她的东西,已经几百年没再出现过了?!

现世纪人才凋零,道门没落,同辈儿的老鬼和着那些自命不凡的道门祖师尚且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但,涧清河这个人类,今日在危急时身上射出的金光,却是能实打实的伤害到她的灵体!

这个人,那一身的死气和今日与她交手能时伤了她的金光,都绝对大有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

那个叫涧清河的男人,身上那道因自卫而射出的金光当中,透露出一股术气,那术气,竟隐隐和当年封印她的术气很是相似。

念及此,白阑双手握拳,愤恨不已。

她虽然是没了当年的记忆,但,那股子从心底涌出的恨,让她明白,涧清河今日身上所射出的那道光,一定和当初封印她的人有关,又或许是师出本源也未可知。

不过,来不及再任她凭空猜测许多,白阑一阵心悸,看周围四下无人,惨白着脸,忙不迭先逃回了画中。

关于涧清河这个人……

白阑眯了眯眼,决定下次再敛去障雾,去探个究竟。

******

美人画,古代一种最神秘的咒术。

据说,是由邪恶的术者将妙龄而死的少女皮肤剥下来,用特殊的功法制作成画纸,然后再在纸上画下倾国倾城的美人儿模样。这,就是美人画。

相传,美人画画成之后,挂在男人的卧房之中,每到午夜时分,画上的美人就会显出真身,与男人相会。因此,古代很多男人,不惜花重金也要将自己死去的爱人制作成美人画,灵魂**于画中,永远留在自己身边,永世不得轮回转生……

而那画中之人,就是我。

过往的曾经如何,白阑已经记不清了。几百年的时间太久太久……久到她足以忘记‘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是被何人**在画中,只是每当她想要回忆起曾经,便会很疼。

头疼,心也疼。

不过,这也算是好事一桩了。活着的时候她就过的清苦,为了能不**,留住清白,每日都活得提心吊胆,举步维艰。这下好了,死了倒还自由自在,无人约束,特别是在她随着修为的增长,恢复了实体,不在局限于画中之后,令她觉得……

恩,做鬼也挺好的。

她恢复了实体,不同于其它只能在夜晚才能出没的低等怨鬼,她不再惧怕阳光,也不再局限于夜晚出没,更不用依靠吸食人类的精血来巩固自身。因为,那点精血的增益对她来说,简直少的可怜。

而且,从她‘苏醒’过来有记忆起,阴阳师,道士那一卦就已经逐渐没落了,现存的那些个什么道士和尚,没几个是有真本事的,连她的真身都识不破,还固执的认为,鬼就一定不能白天出现,害怕阳光,所以,他们从来不会怀疑她的身份……

恩,越想越美好,这么看来,做鬼还是真挺幸福的。不过,万事皆有双面性,世上安得两全其美之法?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