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五章 讲座

第五章 讲座

那封印她灵魂的画卷,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画上的术法渐渐淡薄,就快要压制不住白阑了,而封印若是一旦消失,失去了画作为本身的载体,那么白阑也就将消散于这世间!除非,白阑能够找到失去本体之后依旧能活下去的法子,否则,她将会死去。

笼统看来,如果她什么也不做,大概,也就还有一两百年的时间,就得消亡了吧。

尽管,白阑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活够了,可是,她还是不敢死。

她和那些普通的鬼不一样,她若是死了,那就是真真正正的连着灵魂也一起死了,没有什么转世投胎,而是直接消散于天地间,所以,白阑不敢死。最起码,在找到能让她投胎的方法之前,她还不敢死。

然而,自从她三百年前醒来起,对于这些就是一窍不通的,没有大鬼愿意告诉她这些,非人道之间只有吞噬和被吞噬的关系存在,在鬼的世界观里,欲和敬是成正比的。

所以,她只能通过摸索,做好事除恶驱邪,积累功德,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加固封印。而且,越是邪恶,年份越久,越是害人无数的鬼,白阑吃了之后得到好处便越大。

这一摸索,就废了她快一百年的时间,才让白阑明白了什么是功德,什么是因果。

另外,除却功德因果,现存的一些具有灵气的物件也能帮助她修行,就比如唐宏赠她的那块玉。

听闻a大是一所颇有灵气的学校,依傍的山林似有龙脉,她调查到,在这所大学里,可能会有她需要的东西……所以,白阑才又混入了安原州的a大校园。

学子啊……真是新鲜的词汇,这还是她活了这么几百年来以来第一次上学呢。

******

白阑回到宿舍的时候,约莫已经是凌晨的两点左右,寝室里的人们都已经睡熟了,

“小,小阑……”

就在这时,白阑本应熟睡的其中一个室友竟然醒了,看着白阑大半夜不睡觉盘坐在床上,不见神色,不由的头皮发麻,心生惧怕。于是,邢珏便弱弱的,小心翼翼的喊了她一嗓子。

“嗯?怎么了。”白阑压下手中玉镯,低眉看去。

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早在进入这所校园的时候,她就隐去了真身。哪怕跟她相处最近的室友,在她们眼中,她也只是充当着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透明罢了,若是她离开了,这群人怕是连她的脸长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

“这么晚了,你,你怎么还不睡。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邢珏声音有些颤抖,努力压抑住自己,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害怕。

白阑不知道,她以为她的障眼法在这群无知的学子之间不会被人察觉,认为她们都不过只是一群普通人罢了,现世真正有真才实学,懂那么几分阴阳的,也绝不会是她的对手,更不会来找她的麻烦,所以,她才这样有恃无恐。

然而,白阑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个室友,邢珏,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罕见的阴阳眼。

阴阳眼,左眼天生就能够见鬼,识破迷障!

“你呢,不也没睡吗?怎么,睡不着?”白阑淡淡的回问道。

“不!没,没有,我只是想起来,起来上个厕所!对,上厕所。”

说着,邢珏赶忙翻身下床,匆忙间还不小心撞了头。

邢珏还没有呼痛,这一下倒是把上铺的那个室友差点吵醒了,那人嘟囔着翻了个身,“唔,闹什么……困。”

见状,邢珏赶忙捂住嘴避免自己痛呼出声吵醒上铺的室友。

“邢珏。”

“我,我在。”邢珏捂着嘴,痛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之前我就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总是会结巴呢?我很可怕吗?”白阑盘坐在上铺定定的看着邢珏。

邢珏眼神躲躲闪闪,没有看她,低着头似乎在找拖鞋。

“……没有,怎么会,我只是尿急,天气又冷,不想起来去厕所而已。”

“嗯,我困了,那我先睡了。”

白阑觉得,她的这个室友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但是呢,又说不上来。罢了,她也就只是待几个月,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之后她就走人了,又何必理会那么多?

唔~今天收获不错,心情好,此时此刻,美美的睡上一觉,才是正事啊。

想着,白阑将玉镯收到了枕头下面,舒爽的长呼了口气。

……

邢珏躲在厕所里,埋着头瑟瑟发抖。

她,她一直就觉得奇怪,为什么,白阑明明长得那么漂亮,全寝室的女生却视她如无物?白阑一直低调神秘,浑身恍若笼罩着一层雾似的,让人看不清,猜不透。

今天晚上,自晚自习之后,她整整一个晚上没在,但寝室里面的人却依旧没有一个人想起她,直到刚才……

因为担心白阑一个女生又长这么漂亮彻夜不归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邢珏一直没怎么睡,刚才,她只是翻个身的功夫,迷蒙间,竟然就看见白阑凭空出现在了上铺。

她,她清晰的记得,门是关了的,并且直到11点门禁的时候,白阑仍然没有回来。a大学风一向严谨,过了时间再想归宿会很麻烦,她现在又怎么会,凭空出现了?

邢珏自认睡眠一向很浅,白阑要是回来,她不会没有发觉,更别说,只是她翻身的一个功夫,白阑便凭空出现了。

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见过的那么多数不尽的‘脏东西’,邢珏不免有些头皮发麻。

不,不会的,白阑同学那么漂亮,而且,如果她真的是鬼,那,那自己的护身符怎么会对白阑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过,虽然是这样安慰自己,但邢珏还是悄悄的,捂住了自己的左眼……

******

“小阑,快起床了,等下两点半可是有唐家的教授来给我们讲座呢,咱们早点去占位子啊!”

白阑淡淡的睁开眼,一双玲珑透亮的眸子毫无睡意,清醒的不得了。虽然是鬼,不用睡觉也不会觉得困倦,但前一日晚上她刚刚消化掉了一只枉死鬼,又和一个神秘男人一番交涉,有些疲累的紧,竟然真的睡着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