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六章 求救

第六章 求救

鬼怎么了?习惯使然,谁规定鬼就不能睡觉啦?

“欸,刑珏呢?怎么没看到她。”

那个室友说道着,这才发现寝室里少了一个人。

“讲座她怕是去不了了,今早7点半左右她似乎身体恙疾,早早的就出门了,应该是去探病了吧。”

白阑一夜好眠,虽然睡着了,但是也不妨碍她觉察灵敏。

她又没有封闭五识,邢珏关门的声音那么大,怎么可能毫无知觉?今晨7点30分左右,邢珏就起来了,悉悉索索的洗漱,并不想吵醒她们,白阑想到她们今天没课,所以就没有理会,继续装睡。

其实,白阑去不去也是无所谓的,她就算是上课缺席,迟到早退,在其他人眼中,也是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过后就忘。只不过,她活着的时候就没有条件读书上学,只认识那么几个字,死后这么几百年,又四处流离,懵懂无知。对于几百年后的学堂是什么样儿的,学习什么知识,她还是抱有莫大的兴趣和求知欲的!

“啊……真可惜,那可是唐家举办的讲座呢,听说,这次唐家受邀来我们学校讲座,就是因为大四的学长们快毕业了,他们特意来传道解惑,招聘人才,这搁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啊!毕竟,那可是唐式欸!要什么精英名流没有?要说咱们这一届真是没赶上好时候。”白阑的那个室友自说自话道,却是给白阑解释明白了个大概。

白阑的寝室是四人间,但由于刚好轮空了一个人,所以她们就三个人住着四个人的寝室。这个话多的,喜欢*心的,叫朱盈春。女生宿舍嘛,人少,就意味着勾心斗角也少,所以,白阑的这两个室友彼此之间和她的关系也都还处的不错。

“万事皆有可能。走吧,我收拾好了。”就是这么几息说话的功夫,白阑已经翻身下床,换了衣服,收拾好了东西。

“我就知道小阑你的动作一向是最快的,你也不化妆又不磨蹭,所以我都是快弄好了才叫你,这样时间刚刚好。”朱盈春笑嘻嘻的挽住白阑的手臂道。

“不过啊,你说话的方式我还是到现在都没习惯,老是感觉文邹邹,怪怪的。”

“是吗?那我以后注意。”

白阑微微一笑,对于朱盈春的亲昵没有任何反感。女人之间不都是这样吗。

“哎,不妨事不妨事,又不是什么大问题,个人习惯而已。只是小白你啊,平时就不爱说话,也不爱社交,所以才会总给我一种你是我爷爷辈儿那样的老古董带大的孙女错觉呢。”

朱盈春虽是女子,但性格豪爽,天庭饱满。身上的阳火也是比其他女子重一些,有福。

白阑微微一笑,没有辩解:“走吧。”

要说唐家于a市是个什么样儿的地位呢?

这么说吧。在a市,要说唐家隶属第二,那这第一龙头的位置,怕是还真没有人敢去坐了。然而,就是这样顶尖儿的龙头集团,那么多无数高干精英削尖了脑袋也想挤进去的唐式,他们却要来a大讲座授课?传了出去,明年a大的招生,怕是将会创造一个新的记录吧?

那么拼命干啥啊,想进唐式来a大,你就有希望!

所以,也难怪这次的讲座,学校方并没有人强制要求所有学生都要到场了。这一个个儿的,都自觉的不得了!

尽管朱盈春已经拉着白阑早早的提前一个小时出门占位置,但当他们到达了广场的时候,还是免不得被这样人山人海的盛况所震撼了。

我滴乖乖……

会场这叫一个人山人海啊!一眼看过去,全是头!

朱盈春不抛弃不放弃的带着白阑挤来挤去的找座位,好不容易才在后排老远找到了座位,不过,那也是距离讲台十万八千里了,拥挤的人群和汗味儿让二人都很是不舒服。

人气儿太足了,又是大白天的,得亏白阑死了几百年,道行深,不然,还真坐不住。

好容易坐下,朱盈春已经想不到抱怨了,伸长个脑袋急急忙朝前面看来看去。

她们家唐商岑唐总呢!来了吗来了吗!

终于,等了许久,唐式来的主讲教授才带着一老者姗姗来迟。

“怎么来的是个老头儿啊……扫兴。还以为会有机会能亲眼见到唐总呢。”看着台上那个毫无亮点的中年男子站定做自我介绍,学子们还纷纷鼓掌叫好。朱盈春失望不已。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发福男和唐式那个多金又帅气的唐商岑唐总对比起来,那差距可不是一般大,她不泄气才怪呢。

不过老头?

朱盈春啊朱盈春,这你可就失策了。也不知,你要是知道你口中的这位不起眼的老头就是唐家的现任家主唐宏,还会不会这么失望呢?

“哎,走了走了,浪费时间,一个管事儿的都没来,咱们坐那么老远屁都听不见。”说着,朱盈春失望的拉着白阑就要走

他们又不是大四的,就算是唐式脑袋被门挤了,突然想来他们学校招聘,那也轮不到他们这群才大二的小萝卜头啊。

白阑点点头,她本来就是为合群陪朱盈春凑热闹的,唐式的讲座招聘对她来说毫无吸引力。况且,这里生人这么多,人气儿也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来气。

说着,二女起身就要离开。

然而这时,台下评委席的老人屁股都还没坐热乎呢,却是已然已经找到此次令他亲自前来a大的原因了。

唐老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神情一变,赶忙站起身朝白阑所在的方向走去。

无奈,人实在是太多了,他挤不过去。

“快,快,保镖,给我拦住前面那个穿红色裙子的女人!一定要截住她!!”

白阑和朱盈春一无所知,施施然就要从后门离开了。

朱盈春兀的被四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围住,吓了她好一大跳。

“你,你你们干嘛啊!”

四个黑衣保镖彼此间对视一眼,也没答话,就这么杵着,反正是不让白阑和朱盈春离开。

此刻周围没什么人,学子们都在会场听讲座去了,怎么看,怎么和电视里的演的那些反派**欺负良家少女一毛一样。

朱盈春见势不对,揽着白阑的胳膊做遮挡,偷偷把手揣进兜里,就要报警。不成想,白阑却伸手拦住了她。

“不用,人来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