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七章 因果

第七章 因果

“大师厉害!不愧是有大神通的,我儿有救啊!”

只见,唐宏在管家的搀扶下杵着拐杖疾步前来,‘哐当’一声,就跪在了白阑面前。

管家和保镖们见状纷纷脸色大变。

“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儿!”

白阑眉头一挑,只得无奈上前先将老人扶起。“我不是什么大师,老伯,你找错人了。”

唐宏还要说什么,但见白阑微微眯眼神色一变,身后的朱盈春又一脸疑惑,顿时了然于心的改了口。

大师定然是不想自己的身份被暴露。

“是,是是,我可能认错人了……这位小姑娘,真是对不住,对不住。”

“嗨,我就说嘛,我们小白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天天沉默寡言寝室都很少出,怎么会是老爷爷您口中的大师呢。”朱盈春听罢,长呼一口气。

这阵仗,可忒吓人了。

“那,为了弥补老头子的人唐突了这位小姑娘,我请你去唐式喝杯茶压压惊可好?”唐宏道,眼中满是希翼恳切。

“哎呀,有什么好压惊的,我说老爷爷你也是太客气了,不用破费啦。”朱盈春知晓白阑不爱说话,明白这只是一场误会之后满不在乎的代替白阑摆摆手一口回绝道。

不过……

“嗯……等等!唐式?!是唐商岑家的那个唐式?!!”

听到唐式公司的大名,朱盈春顿时声音都拔高了一个调。

“老伯没什么本事,好在年轻时忙于事业,打拼下了唐式,这位小朋友口中的唐商岑,不才正是犬子。”唐宏和蔼的笑了,那叫一个慈眉善目,简直惊呆了身边管家和一众保镖。

那个人称雷厉风行,虎狼决断的唐宏唐大家主,竟然还有这般低声下气的模样?

朱盈春听闻这位老者居然就是唐家家主,她男神的爸的时候,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石化的怵在原地。然而,就是这个功夫,唐宏老爷子已经等不及了,急急忙就带着白阑先行离开了。

等到朱盈春再回过神来,现场徒留一干众人的背影和萧萧冷风矣。

……

“这位小大师,我知道你就是昨夜救我于水火的那位年轻大师!还请大师一定帮忙,救救我儿啊!”

白阑被唐宏带到他的私人庄园,保镖护卫一退下,却见这位叱咤a市的唐家家主又要下跪,不过这次白阑及时的拦住了他。

“唐家老爷子,你年纪大的都可以做我爷爷了,别动不动就下跪,我承受不起。有什么事情,你先细细道与我听,能帮的上忙的,我便尽量罢。”

事情是这样的。

唐宏打拼事业打拼了一辈子,老年临近五十岁才得了唐商岑这么一根继承家业的独苗,他自然是爱惜不已,全力栽培,把唐商岑当作自己的心头宝。但,天不随人愿,唐商岑因生的不足月,从小体虚,从小到大大灾小难不断,二十岁生辰之际,居然有一道者上门,道唐商岑先天阳气过盛,是体虚不受,这样下去恐活不过30岁。

唐宏一听这话那当时就急了,忙问补救之法。

道者言,阳气过盛自当找一门阴年阴时阴刻出生的女子联姻,中通调和,性命自然无忧。

说的容易,但那阴年阴时阴刻的处子岂是那么好找?唐宏急了,慌忙命人四处寻找。偏生巧了,和唐商岑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张家小女张挽瓷就是阴年阴时出生的。虽然唐老爷子看不上小瓷一家的出身,但想到为了救他儿子的命,也是没有办法了。

这本该是一门好事,可是,那张挽瓷却还是不行。

她是阴年阴日亥时出生的,并不是一个全阴的阴女,唐宏明明知道,却还是没有打消这个念头,想说小瓷就算不是纯阴的阴女,但身上的阴气总归是比旁人要重一些,能够解了他儿子的燃眉之急也好啊,余下的日子,再让他慢慢寻那纯阴之女吧。

道者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教会唐宏一秘法,说是能骗过阴阳,让张挽瓷的生辰无限接近阴时。

就这样,唐家老爷子给他儿子下了药,关进了小瓷的房间。

阴阳调和本不至于要人性命,但张挽瓷心中有怨,她虽然和唐商岑从小青梅竹马,却不喜欢唐商岑,只当他是邻家哥哥,心中已另有爱慕之人。

……

这一晚,唐商岑第一次泄了阳气,又被唐宏下了药,神志不清也不知轻重。

就这样,张挽瓷被唐商岑占了身子之后,心中怨恨满是绝望,一时想不开,自杀了。

次日唐宏去看,只得看见在一片狼藉中沉睡的唐商岑,和割腕自杀,血流了一床的小瓷。

说来也是怪,这一晚过后,唐商岑竟然全然忘记了张挽瓷这号人,但身体却是大好,比以前有精神多了。

唐宏又喜,又心中有愧。

他哪能想到张挽瓷如此偏激,他以为张挽瓷是喜欢唐商岑的。不过,人既然都已经死了,那死了就死了吧,只要能够换得他儿子好好的活着,那就足够了。

就这样,唐宏给了张家一大笔钱封口,张家碍于唐家的权势,又因为老爷子给的钱实在是不少,便默默的也瞒着唐商岑隐下了这件事。

本以为唐商岑的身体没事了,唐宏高兴的不行,可,好景不长,这样的日子,只维持了七日……

那天,唐商岑本来好好的在公司处理公事,可当助理去寻才发现,唐商岑脸色乌青惨白,已是不省人事。送去医院,医生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只说,唐商岑的身体各项机能都在快速下降,心肝脾肺胃,都在逐渐衰竭……

唐宏以为,这件事情可能和小瓷有关,算算时间,从小瓷死到现在,正好七日,是小瓷头七!

小瓷死的那样凄惨,心中有冤,定是她在头七之时回来报仇了。所以,才有了后来唐宏瞒着唐商岑悄悄去庄外山脚祭奠小瓷,碰上怨鬼索命,被白阑救了的这档子事。

白阑的出现,彻底的让小瓷没了威胁。唐宏以为,小瓷都已经死了,唐商岑的身体应该就能恢复正常才对,但奇怪的是,昨夜唐宏一回家,就收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唐商岑的情况,更加差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