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 会员专区 > 女鬼难缠:总裁捉妻中! > 第八章 一见倾心

第八章 一见倾心

医院又下了最后一次病危通知,说如果照这样下去,最多不过三天,唐商岑就会命赴黄泉!

唐宏慌了神,一夜不眠四处求助,想到了昨夜救他的白阑。可白阑并没有留下任何姓名地址,这茫茫人海,他又能何处去寻?白阑可是设了障眼法的,要不是唐老爷子昨天晚上鬼气缠身,险些丧命,他也识不破白阑的幻障。

要说,这唐老爷子也是个聪明人,左右便寻不得,想到白阑的年纪不大,应当约莫二十左右。寻人无果,眼看唐商岑就要命赴黄泉之际,唐宏忽然想到a大就距离昨天他遇鬼的山林不远!他猜测,依着白大师的年纪也许大师还在读书也未可知!

抱着这最后的一丝希望,唐宏亲自来到a大寻人。

a大,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好在,老天爷大概也是不希望他唐家绝后吧,他终是找到了白阑。

……

“先带我去看看你儿子。”

听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白阑默了一下,终归是没有抚了唐老爷子的意,点头道。

跟着唐宏来到医院,那明晃晃的‘重症监护室’五个大字实在是刺痛了唐老爷子的心。他面色沉重的抬手示意门口看护的保镖噤声,带白阑进了去。

华丽的私人vip病房里,一台心跳检测仪正在工作着,发出‘嘀-嘀’的声响,但幅度起伏却是弱的可怜。唐商岑此时,正昏迷的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

唐商岑的眼睛紧紧的闭着,皮肤苍白到透明,几乎和白色的病人服融为一体,卷翘的睫毛随着弱弱的呼吸微微颤抖着,漂亮的侧脸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还真是一个……好漂亮的男孩子。和整天在朱盈春那嘴里叽叽喳喳念叨的唐家冷峻霸道总裁……有些出入。

不过,白阑一眼看去,便在唐商岑的身上,发现了不对。

在唐宏那等凡人看不见的地方,随着呼吸,此时正有丝缕黑紫色的雾气萦绕在唐商岑的周身久久不散。

白阑也不知道这黑紫色的雾气到底是什么,不过,她知道唐商岑的身体就是因为这黑紫色的雾气,生命机能正在飞速下降就是了,而且,这团黑紫的雾气也给了她一种很邪门儿的感觉,其中似乎隐隐还藏匿了阴魂的气息。

难道……白阑的眼神深沉了下来。这是有人在人死之后聚敛魂魄,炼制阴魂?

不必在唐宏面前啰嗦藏拙,且白阑下意识的也不希望这么漂亮的一个男孩子‘香消玉殒’。

只见她抬手便起势,掌心凝气,形成一黑色漩涡,径直将那萦绕在唐商岑身体里的黑紫色雾气吸来,不消片刻,这对于唐商岑来说,要了他小命的致命黑气,便都被白阑吃了个干净。

【嘀――嘀――嘀】

随着白阑的收手,那台连接在唐商岑胸口上的心电监护仪片刻之后便跟着发出了嘀嘀的响声,三秒之后又归于平静。

“这,这这这,就治好了?”

见过太多大风大浪依旧面不改色的唐家老爷子此刻不敢置信的看着白阑。

就这么一抬手,一收手,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那困扰了那么多医学专家昼夜难安,也急得他心力交瘁的祸根儿。

他的儿子,就这么被白阑治好了?!

“嗯,唐总应该没事了吧。”白阑耸耸肩。

不然呢?有多麻烦?她又不是学医的,如果唐商岑还是没救,那她也没有办法了。

不等唐宏再问些什么,这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唐商岑,已是缓缓悠悠的睁开眼来。

唐老爷子见他心心念念的儿子终于醒了,激动的老泪纵横,忙不迭冲了过去。

“小岑,小岑,你醒了,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老天爷啊,感谢上苍,你终于醒了!”

“爸,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唐商岑皱眉,看着床前的唐宏道。

“你都昏迷五天了,能不长吗?这几天,真是担心死爸爸了。”

白阑看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自称为父,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那唐宏老来得子,这年纪,都够做唐商岑的爷爷了,现在却自称爸爸。

懒得再杵这儿看他们‘爷孙情深’,白阑明白接下来没自己啥事儿了,便出口打断二人。

“唐老爷子,既然令郎身体已经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

就是这一眼,一眼便误了唐商岑终身。

随着白阑的开口,唐商岑下意识随着声音的发源抬头看去,惊鸿一瞥,便呆呆的盯着白阑看入了神,再移不开目光。

面前这女子娉婷玉立,眉目如画,一身红裙更是衬的唇红齿白,眸色淡然,但眸中,却似藏有星辰!

她务需做些什么,仅是那样面无表情的淡淡站在那儿,便足以吸引他全部的目光。

唐商岑呆呆的盯着白阑,仿佛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无限慢放了似的,胸中心跳如擂鼓。

“大师莫走!”

唐宏从自家儿子醒来的喜悦中回神,忙不迭擦擦眼泪,朝白阑疾步走去,叫住了欲走的白阑。

老爷子走到白阑面前,噗通一声,又跪下了。

“大师先别急着走,多谢大师救了我儿性命!今天,若没有大师,我唐宏辉煌了一辈子,怕是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大师年纪轻轻,法力就已如此高强,接连救了我和我儿子的命,我唐宏能够碰见大师,真的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往后,若是大师有什么需求,只要大师开口,上刀山下火海,我唐宏绝不说不一个不字!”

一天之内被这老人连跪两次,白阑真的是很心累,不过,这次不等她去扶,唐商岑见状,赶忙从床上挣扎着要下来。但是,他昏迷了五天,哪儿来的气力起身?这一下,唐商岑的腿似是没了知觉一般,直愣愣摔下了床,又换唐宏连忙跪过去搀。

“爸,你这是做什么!”唐商岑皱着眉,不明白自家一向严肃的老爷子为何突然对着面前这个貌美女子行这么大的礼。

“来,小岑,你正好跟我一些跪谢大师,就是这位大师,救了你我父子的命啊!”

大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