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青葱年华 > 第六章 灌醉他们

第六章 灌醉他们

我也知道,王强这酒量并不差于我,在高一的暑假结束之时,我和王强喝过,两个人一人一瓶,都没什么事,今天我就要用酒量,把张开灌晕,然后实施下一步计划。想想能很快的报仇,心里就开心,只不过这一顿饭的花费太高了,也许的回去吃泡面,也许还得出去勤工俭学。

我端起酒杯说道:“来开哥,我和王强敬你和嫂子,还有李二张三。以后小弟我就跟你混了。”说罢,我一口把酒杯里的白酒,一饮而尽。

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贯通胸腔到丹田,其实是大酒量的我,被着高度的二锅头也冲到了。

王强也是跟着我一饮而尽,用手一抹,口角的不知道是口水,还是酒说道:“开哥我也干了,以后小弟也跟你混。”

这下把张开震住了,端着酒杯的他喝也不吃,不喝也不是,想想两个小弟都喝了,可不能被人瞧不起,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咳咳……咳咳……”张开被高度的酒呛的不轻,胃里更是火辣辣的,这一咳,还咳出1/3的酒。

张开冷眼看着,他的两个跟班。

李二张三一看没办法了,也是一饮而尽,然而酒刚下肚,还没吃饭的他们,就捂着嘴离开了饭桌,向卫生间跑去。

虽然隔着老远,我依然能听到二人哇哇的呕吐声,看向王强,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

不过我不得不佩服张开,居然还能坚持住,看来酒量也不小。

我又端起第二杯说道:“开哥,既然你今天送了我这个小弟,我可以加深一个,我干了你随意。”说罢又是一饮而尽,这一杯下去,我慌忙夹起一块大肥肉。把翻涌的酒意压下去,不吃饭连干两杯,大酒量也顶不住。

刘若涵看向我的表情,微微变了色。她没想到我的酒量这么大,也猜出我今天是要灌醉张开来报仇。

张开一看犹豫了一下,又端起了酒杯,看我的眼神有点胆怯,接着坚定了一下,勉强喝了半杯,慌忙夹了口菜,看样子是生怕把翻涌上来的酒气压下去。

我也不急,开始和张开边聊边喝,很快呕吐回来的李二,张三都回来了,看着又被倒满的酒杯,这回他们说啥都不喝了,话也不敢说,低着头在那吃菜。

吃喝一会儿,桌子上已经摆了四个空瓶子,显然每人几乎已经平均喝了一斤红星二锅头,要知道红星二锅头可不是低度酒。

很快的张开酒劲上来,舌头开始捋不直了,开始吹牛逼,王强端起了酒杯,又敬张开,这回张开已经喝晕了,来者不拒。

李二,张三虽然稍微头晕点,看着这两个大酒量,说啥都不喝,一个劲的喊:“姜辉哥,王强哥我们酒量不行,还是别喝了。”

“放屁,他……他两是小弟,这……这里只有我是哥明白……明白……喝,喝,不喝给老子滚,要不把账结了……”张开有点生气,醉醺醺的大骂。

“啊,结账?”李二和张三一听要结账,慌忙把杯里的酒喝了,也不管能不能喝酒。酒一下肚,胃里火辣辣的,肚子里又翻江倒海起来,二人想压,压不住了,慌忙起身又向洗手间跑去。

直听的,饭店李老板直摇头。姜辉和王强互相点点头,内心乐开了花。

这一场直喝的张开趴在桌子下起不来,姜辉和王强也上了头,可头脑还是清醒的,李二一个尿遁,一个屎遁,早跑的不见踪影,离开饭店,回宿舍继续呕吐的工作,下午的课眼看着上不成,托舍友请假。

刘若涵在饭桌上没喝酒,最清醒,从她担忧的眼神,我知道她怕了,估计是怕我醉酒泄露她的裸照,或者其他什么的。

我起身结账,同时又看了眼刘若涵的美丽的脸,**的大胸,我原始的冲动有点上涌,慌忙深吸一口气,压制住。

“呕……”张开醉眼迷离的吐了自己一身,吐了一桌子,我和王强慌忙架起张开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到了洗手间,二人借着拍打张开的背催吐,拳脚就上去了,声音不响,确很过瘾,又架着张开的头在墙上撞了两下,这次动静挺大,老板慌忙跑过来看。

“你……你们两……两个混……混球扶紧我点,都撞墙,墙了。”张开捂着头上的两个包含糊不清的说道。

李老板说:“你看看你们,不让你们喝,还非要喝,哎,算了,姜辉把人家扶好,别再碰头了。”

“好好,谢谢李老板关心,开哥你也真是的,非要我们松手,说你自己能尿,这不碰头了。”我假装唉声叹气的埋怨到。

“是啊,这回你揍我们也不松手。”王强配合的说道。

出了饭店门……我和王强架着张开,刘若涵跟在后边帮忙拿张开吐的不像样的西服褂子,。

“他……他娘的,你……你们放开我,放开。”张开骂道

我慌忙拿出手机,边扶着张开,边录制:“哈哈,瞌睡给个枕头,等你清醒看录像是你要求我们放开的,所以导致头上撞的包。”

“你揍我把,揍死我也不松手。”王强又紧紧抓张开的手臂,内心确佩服姜辉想的周全,录视频最好,这回你头上起包不赖我们。

“啪……”声音不亮,张开抬起姜辉抓的那个手臂给王强了一个嘴巴子说:“给……给……老子放开……老子……能能走。”

虽然不疼,可王强不管还是抓着说道:“开哥,你醉了,我们怕你摔倒。”王强内心确想到:“**,张开还这么张狂,老子,一会儿在你头上再撞两个包。”

我很高兴,正好录下来了,明天你头上的包可别懒我们,大不了再请你喝一顿酒。

见我们这样的戏弄张开,刘若涵有些害怕,她知道这张开也不是什么善茬,说着让王强送他回去,然后拉着我就往外走。

“你干嘛呀,我都说了,这个事情,你不要管了,你信不信我也你后悔?”

“姜辉,你能不能清醒一些,今天你已经让张开吃了亏,如果你做过分了,保不齐他明天又来找你麻烦,你觉得有意思吗?”

刘若涵此时的话倒像是关心起来我,我在心里冷哼了一下,然后听着刘若涵在那里磨磨唧唧的说着,我还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不过是怕我喝多了说走嘴,心机婊!

半不醉的我,自然不愿意揭穿她,但是女人撒泼起来,男人有时根本挡不住,刘若涵不管三七二十一竟然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口,硬是把我连拉带拽的拖上了车。

我想反抗的,可是一点小醉的,我一屁股坐在车上……

却听刘若涵说:“走吧,师傅去xx学校……”

上车之后我才发现这酒他妈还是有些后劲的,我的头轻侧在刘若涵的肩上,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冲进我的鼻子,让我不自觉的往她脖子上伸了伸。

这一伸,似乎又感觉到柔柔的皮肤,有一种细滑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神经,刘若涵长的不丑不说,身体更是火热型的,前面一刹车,我的头直接从她户上跌落下来。

直接落在了她的胸前,还好面前的两坐山峰,够大托住我的脸,要不然弄不好我得拧了脖子,这一次正面的扑倒,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看着眼前的胸器,几乎是瞬间我的下腹就**了起来。

我借着酒劲儿,开始把手伸向她的大腿,轻轻的抚摸着,她不停的将我的手推开,因为她只穿的是半身裙上半身刚上t恤一件,所以当我的手摸到她大腿的时候,刘若涵突然冷着脸看向了我,眼神里透着怨恨。

可是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我就是要让她知道怕,她硬生生的推开我的手,不让我继续向她的下半身进攻,此时的我已经箭在弦上的感觉,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我的一只直接掀开她的t恤,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柔软。

虽然还有隔着一层穿**,但我仍然感受到这只竖挺的**,我用力的揉着,丝毫不在意她的感觉,对我突如其来的攻击,她差点叫出来,可是前面有司机,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她用自己的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腕,然后不让我再继续进攻,可是她忘了,当手腕不能动的时候,我能动的还有五个手指。

我的食指已经攻过那最后的防线,绕开了胸衣,亲密的接触到那个我曾经无数次想到到达的地方,我不安份的挑逗着她的那个小樱桃,我能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与紧张。

这样的动作,已经让自己不能把持了,我也不管是不是在车上了,用力的扯过她的头,然后用力的强吻下去,我的舌头整个的伸进她的嘴里,与她的舌头打成不一片。

根本不给她反抗与说话的机会。

我一边用力的揉着一边强力的吻着,突然她拼命的挣扎,然后一口咬下来。

她差点咬断我的舌头,我猛然清醒过来。

“你干嘛呀,想咬死我呀……”

“咬死你也活该,谁叫你这么的不老实……”

刘若涵气喘吁吁的说着,刚才的过程,已经让她有些无法应对了,我也看出她的紧张,不过我的内心稍稍好受一些,不过离我想要的远远不足!

“我告诉你,这只是一个教训,我们的事,到此为止,以后各走各走的路,不要再来招惹我,如果你敢再来烦我的话,我要你知道,今天这事只不过是餐前甜点,会有更好玩的等着你!”

刘若涵听我说完了,竟狠狠的瞪着我,活脱脱的像是个被抛弃的怨妇。我实在是懒得看他那张脸,夹杂着点心虚,我赶紧叫住了司机。

“师傅,就在前面路边停下,我在这下。”

我没敢再去看刘若涵的脸,等司机停下车,我打开车门迅速的逃离,还没走出一步,就感觉到了身后的拉力。

“刘若函,请不要再跟着我了……要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听我这样说,她只得停下却步,却在我走远之后,大喊声。

“姜辉,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你特么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交待?想要什么交待,你特么自己送上门的怪谁?我可把自己都交待给你……

想到这里想,想到我的手还留有她的体香,我禁的心里骚意大发!

我刚没走几步,就停了步子,因为我发现街道对面的那个女孩有点眼熟,竟像是我儿时的一位小姐姐,要不是前些天他在我们学校附近租房遇见,我都认不出来了,只是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

然而我还看见一个她被一个一肥肉的男人,将她抵在街边的墙跟上。

可是更让我气愤的是,那一双肥油的手居然还在小姐姐的身上乱摸,我看得出小姐姐有点不情愿的挣扎着,却抵不过那双大手。

我的脑袋瞬间要爆炸的感觉,我从路边拾直一块石头,我要砸死那**的肥肥,正在我弯腰的时候,刘若函却拼命的拉着我的衣服,非要我给她个交代。

“你特么松手,我告诉你,别特么自己找不自在!”

“我不管你今天想去干啥,不给我个交代,我说什么不会让你走!”

我回头一看,小姐姐被那肥肥硬拉着上了车,我准备冲过去,可是汽车已经发动走了,我管不了那么多,向着路边冲过去,又被刘若涵给拉住了。

愤怒的我,一把将他推开,正在气头上我的用力过大,直接将刘若涵推倒在地。

她一下子火了:“姜辉,你疯了呀,你没见那车里还有人吗?你一个人去管用吗?”

看到刘若涵摔倒在地,而且在水泥地上磨破了皮,我的气消了不少。

见我没有说话,倒在地上的刘若涵却说:

“你死人呀,我的脚崴了,走不了了!”

我一肚子,但是发不出来,而且心里特别担心小姐姐,可是眼下还有个人需要照顾。

一横心,我走过去,将刘若涵扶起来

“走吧,刘若涵,我送你回去!”

重新叫了车,在车上我却丝毫没有了之前戏谑的想法,满脑袋都是小姐姐被欺辱的画面。

刘若涵也堵着气一声不吭,在转弯的时候,不经意碰到我,还会厌恶的躲开。

我全然没有在意刘若涵的这些小动作,以最快的速度将刘若涵送回了寝室。

青葱年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