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青葱年华 > 第十五章 肉色挑衅

第十五章 肉色挑衅

我心里一惊,上回和她离开教室的时候,我光顾自己激动了,一时忘了这幅画,现在看到这画在她手里,我有些不知所措,这画太珍贵了,我他妈居然给丢了。

此时的玉白玲已经在画室中那样欢快的样子,一脸的冰冷,一看就知道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我转过头一看,刘若涵开心的的望着我。

很快我就明白,这就是毛病的所在了。

为了弥补这个过失,我诚恳的说:“不好意思,上回和你一起的时候,我一激动就给忘了,谢谢你帮我拿过来,我一定好好珍藏!”

说着我伸出手,想把这幅画再拿过来,可是白玉玲却没有把话递给我,反而一脸不悦的说:“不用了吧,这幅似乎你也没有当回事儿呀!”

我正想说,怎么会呢,你的东西,在我这儿绝对的都是纪念品。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白玉玲就将画随手一扔,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我而去,我愣愣在站在原地,我想不明白呀,我一个正儿八经的*丝,怎么和白玉玲见了一回面就吸引到她的注意了呢。

刘若涵说的话我虽然不喜欢听,但我明白,自己的条件和白玉玲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的,所以现在我反而认同刘若涵,自己是只瘌蛤蟆了。

一脸蒙逼的我,看着白玉玲气乎乎的走了,也管不了那么多,可是这画我得留着呀,所以我小心翼翼的将画从垃圾桶里拿出来。

然后回自己的座位上,这画已经被白玉琴搓成一团子子,我一点一点的慢慢的给画展开,希望不要有破损,要不然我损失可就大了。

这可是咱们学校女神的作品,最重要的是画中画的人就是我自己,所以我自然百般珍贵,不会再将这画丢掉,我决定了,今天放学我就到校外将画裱起来,放在自己的床头边……

看着白玉玲离去,王强跑过来问:

“辉哥,你行呀,咱们这班花的豆腐你吃了,这校花居然亲自上门拜访呀!”

我脸愁容的看向王强,这货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我反眼看着刘若涵,她似乎是没有听见一样。

我对着王强说:“哥们,你能不能积点口德呀,没见我真愁着的嘛……”

听我这样说,王强一本正经的说:“也对,是该愁呀,这校花又是班花的,花太多,家里没地方养呀……”

说完,拍拍屁股自己晃晃的走了。

我真想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来一脚,让他长点心!

这画我尽力的修复着,虽然没有之前那样平整了,但透着铅笔仍然能感觉到我睡姿的神勇无比,我很满意。

刘若函异常平静的坐在我身边,而且嘴里还哼小曲儿,全然不见了刚才的气惯,我直眼盯着她,她却不说话。

斜眼看了一下,我桌子上的画,一脸的不屑和鄙视,然后拿出一支笔,在本子上画了只王八,然后装作一脸娇羞的样子,将王八递给我,说:

“呐,这个给你的,像不……”

我死死的盯着这画八的四只王八,脑袋里比划出八百个样式,像什么呀,像我吗,这女人心眼太小了,就是见不得别人给我画的这么帅气,神勇,居然来了一个王八来恶心我。

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我用愤怒的眼神回击了她,可是似乎没有杀伤力,她对此视而不见,经过这一轮的较量之后,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缓和许多。

说不出我对刘若涵是什么感觉,总之那种水火不融的感觉,几乎是没有了。

不知道这个刘若涵是不是故意的,此后的几天里,她的穿着越来越性感,今天是她穿的也比较少,一件浅色的小背心加一条牛仔短裤,那短裤短的弯腰都能见到**。

最要拿的是,她这几天总是时不时掉个笔和捡个本子什么的,一只笔掉在地上之后,她总是弯脸去捡,这种宽松的背心,一弯腰,坐在身边的我,一斜眼,完全的见着了那只让我欲罢不能的**,虽然她今天换了黑色的胸衣,但是不管她穿了什么,我都清楚的记得,那天在宾馆里发生的一切。

一对**,使我呼吸都有些急促,现在她这样搞的的**难奈,我不知她在想什么。

一会儿的时候,她又装模作样的伸了伸懒腰,好在她坐在靠墙的位置,要不然这低腰的裤子根本挡不住她的**,她向上一伸,下面的三角底裤,就透了出来,我看到了,是那种无边的,太性感了。

我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不断的告诉自己不可以有其他想法,你已经拒绝了人家,就不要再和她有什么交集了。

然后刘若涵却越来越过分了,时不时的在我的大腿上摸一把,这一把摸到我的大腿内侧,直接刺激到我**的原始人神经,她不断的挑战我的底线。

中午午休的时候,大家都比较累了,我也是,学习任务重,大家晚上都睡不好,这中午的时候,补一会儿,下午才有精神。

全班同学基本都扒在桌子上睡觉了,我正想睡,哪知刘若涵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说,突然就将自己的腿放在我的身上。

这一放我直接投降了,裤子里面的的风光完全的暴光在我的眼皮子下面,宽大的的牛仔裤的底口根本挡不了,我清楚看到了,肉色的小底裤,和小底裤后面的一丛黑色的毛毛。

她这样刺激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想证实,我是不是男个的疑问,

我实是无法忍受了,我一把抓住她的腿,然后伸出一只手,狠狠的伸出她的裤子里面,然后在那里**湿湿的地方,来来回回的摸了好几下。

出奇的是她不仅没有反抗,反而表现出一种极不享受的表情,甚至还伸出舌头,不断的挑衅我,这是在班上,我摸过几下之后,迅速的缩回自己的手。

可是手上湿湿的东西,我举了举手在她的面前,她在羞涩的放回自己的腿。

来了句:“你真坏,这么大胆……”

青葱年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