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前任陷阱:嚣张老婆不准跑 > 第六章 何苦呢?

第六章 何苦呢?

陆涵悦上了出租车,可眼神一直哀怨的盯着出租车的后视镜,她看着傅斯年从酒店里跑出来,面对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站了许久。

从旁边路过的迟媛媛看到了傅斯年,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还好陆涵悦不在,迟媛媛心中想的看着傅斯年,依旧是那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站在酒店门口,连想都不用想迟媛媛就觉得他应该是和哪个妖艳的贱货刚开完房从酒店出来,毕竟他那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还是十分明显的。

只是这个妖艳的贱货是陆涵悦,是迟媛媛没有想到的。

明明是陆涵悦先离开,却偏偏比迟媛媛还晚回家,开门的时候迟媛媛早已经坐在家里,看着一脸疲惫的陆涵悦,迟媛媛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还好吗?怎么看着这么疲倦呀?”

“当然好,好的不得了。”想起傅斯年吃憋的那副表情,陆涵悦瞬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但是是那种充满斗志的鸡血,对于傅斯年这个人,陆涵悦的心多少还是有些触动的。

“我先去洗个澡,待会出来跟你说。”

没等迟媛媛说话,陆涵悦先闪到了浴室里。

浴室里的灯开了,但没卧室的灯没有开,陆涵悦门一打开只有自己形单影只的影子在门口摇曳着。

她好不容易伸出手想要把灯打开,没想到刚按亮的瞬间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这一次连浴室的灯也关了,整个房间暗的像黑洞一样。

靠!连灯也要跟我作对吗?

“悦悦,你还好吧?”迟媛媛焦急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小碎步的小跑,门砰的一下被撞开。

“没事吧悦悦?”

“没事,还好洗完澡了。”

“估计是没有电了,我去物业买点儿电,你自己在家里呆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迟媛媛着急的回答。

“好,那我在家里等你。”

迟媛媛买了电把卡在电表箱上插上,屋子里瞬间恢复了光亮,推门进去陆涵悦背对着池媛媛坐在沙发上,不知是不是迟媛媛白天看到了傅斯年的缘故,她总觉得今晚的陆涵悦多多少少透露着些许孤寂,甚至还有那么一丁点儿凄惨,这个背影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生怜惜。

“陆涵悦旷工,明早到设计总监办公室报道。”

陆涵悦看着短信不悦的皱起眉头,迟媛媛绕到她的身边坐下,“总监好相处吗?”

“有傅斯年那么个总裁在那放着,你以为这个总监能好相处到哪儿去?”

迟媛媛哑然失笑,眉毛一抽一抽的,“什么情况?

陆涵悦勉强撑起一丝微笑,转过头去坚定着望着迟媛媛,“简单来说就是我的公司被米亚集团收购了,而米亚是am的子公司,am的总裁是傅斯年,我现在在变相的成为了他的手下,给他打工。”

兜兜转转,没想到自己成为了最失败的那个人。

提起傅斯年,迟媛媛立马想到今天在酒店门口碰见他的那一幕,看着陆涵悦气得头冒青烟,迟媛媛吞了口唾沫,将自己到嘴边的话又重新咽到了肚子里。

“哎,他身边的红颜依旧是那么多,这一次是我为喜欢他的女明星设计钻戒,你说别人都是招来蜜蜂蝴蝶,怎么傅斯年总招来苍蝇给我惹麻烦呢?”

陆涵悦说完用嘴巴吹起额前的刘海,“可能我最近命不太好,不知道是得罪了何方神圣,哪天我要到庙里去算一卦,赶快把他们都赶走,我的光明人生还没开始,全让他们给搅和了!”

陆涵悦说着自顾自的就站起来朝卧室的方向走去,迟媛媛看着她一脸的悲愤,心底是无比的同情,那股同情由心理跃然于脸上,两条眉毛紧紧的皱着,快要连成一条线了。

“今天下午记者拍拍到am集团总裁傅斯年与孟梦在酒店门口手牵手的照片,听说二人私交甚笃,孟梦也在公开场合多次表达对傅斯年的欣赏,不知道会不会这二人好事将近,又要成为明星嫁入豪门的一段佳话。”

电视里突然传来八卦新闻,陆涵悦下意识的的用眼睛去搜索遥控器,拿过来就想把电视关了。

“管他干什么?傅斯年这样的新闻只会多不会少。”

陆涵悦看着电视上的傅斯年笑得一本正经,孟梦也笑得笑靥如花,两个人金童玉女看着是那么般配,可在她心里简直就是潘金莲与西门庆的翻版。

不不,怎么是这个呢?陆涵悦赶紧摇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子里赶走,这样的话不就说自己潜意识里把自己当成了受委屈的武大郎呢吗?

“他们两个该不会是真的吧?”

池媛媛看着一脸不爽的陆涵悦,小心翼翼的问道。

“真的假的和我都没关系,傅斯年说,只要我在米亚时尚工作三年,他就把工作室还给我,到时候这些和我就没有关系了。傅斯年爱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只要他肾够好,不对,”她眼睛一眯,“他不好也没关系,我可以给他送肾宝,只要他别来烦我。”

陆涵悦说着手里的抱枕下意识的都被揉成了一个团,足以见她心中的怒火。

“你别激动啊。”迟媛媛将抱枕从她的怀里硬抽出来,“冷静一下。”

迟媛媛看着陆涵悦虽然说的很气愤,但在那坚毅的眼神背后总有一丝丝柔情从眼底泛起,似有若无,让人看都看不清,迟媛媛也不好判断到底该从何劝起。

屋子里停顿了一会儿,电视里依旧播放着娱乐新闻,公鸭嗓的声音让陆涵悦有些烦躁。

“好了,明天我还要去应付那个总监,还有傅斯年身边的苍蝇,我要早点睡觉,这样才有精神。”她一边说着一边坚定的点点头。

媛媛看着房门打开后又关上,所有门缝里透出微弱的光。

客厅里再次恢复一片沉寂,迟媛媛看着陆涵悦的卧室摇摇头,没忍住,叹了口气,“哎!知道你心里放不下,又何必逞强呢?除了苦了你,别人都很好过,傅斯年今天还和女人去**了呢……”

前任陷阱:嚣张老婆不准跑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