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前任陷阱:嚣张老婆不准跑 > 第九章 穿小鞋

第九章 穿小鞋

陆涵悦越觉得这一辈子没有比今天更惨的时候了,不对,应该是仅次于丢工作室的那天。让她在傅斯年面前出了这么大一个丑,实在是她所不能忍的。

傅斯年身旁美艳艳的美女走了之后,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临街而立。

傅斯年脸上又挂着调戏的微笑,旁边豪车在放到一起也算是养眼的话—豪车美女帅哥,一切都齐了。

“我看你这一瘸一拐的样子,应该是没办法回去了吧?今天本少爷心情好,可以送你回家,不要车费。”

“谁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送我回家?老子有腿有钱打不到车就走回去!反正不用你送。”

陆涵悦强忍着脚上的疼痛,硬撑着和傅斯年对视。

两个人缝对视,都像是斗急了眼的公鸡似的,谁也不肯让谁,甚至连眼睛都不肯眨一下,没过一会儿,两个人眼里就干涩的泛起了红血丝。

到底是陆涵悦脚上疼先没忍住先眨眼睛,一个弯腰赶紧捂住自己的脚腕。

虽说是在路灯下,但却让傅斯年的车阴影把自己的脚给遮住了,陆涵悦现在还不知道脚上的伤到底怎么样了,就只知道那是一股钻心的疼痛。

一直低着头,还没有在说话,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而他以为傅斯年又要搞恶作剧,没想到却是外伤的药喷在。她的脚腕上。

“你就这样在我车的旁边,待会警察过来了,看到你这样受伤了还要我付医药费给你。”

说完,他把外伤药的瓶子丢到陆涵悦的手上,“既然你已经没钱,伤得也不怎么重。喷一下,应该就好了吧?”

陆涵悦接过药瓶。

“算你还有点儿良心。”她嘟囔了一句。

“哦?只是有良心吗?你再说一遍。”他微微眯了眯眼睛。

陆涵悦刚一张嘴还没说话,傅斯年就突然用手指着她大喊一句:“这里有人碰瓷,我先走了。”

这话是说给周围的路人听的,果然,这一刀补的够狠。

等她反应过来,连骚红色跑车的尾灯都看不见了。

落魄,如果有人形肯定就和自己长得一样。

第二天一早,陆涵悦上班之前就给脚上缠上了绷带,高跟鞋也被迫换下,换上平底鞋就到了公司。

“陆涵悦,你的设计准备的怎么样了?”东西还没放下,陆涵悦就被安娜叫住。

“还……还在设计当中。”

口气很是抱歉,抿了抿嘴唇,再也找不出借口。

“我提醒你一下,孟梦给的期限可是很急的,再加上我和总裁的审稿时间,这样吧,给你三天,三天之后交出设计,交不出来的话,就直接从米亚时尚走,你说怎么样?”

走?开什么玩笑?陆涵悦抬起头来对上。安娜那讽刺的表情。

“怎么?设计部里的任何一个人三天都能出一张设计稿,你不行?该不会是你能力不如人吧?不然的话趁早走啊,在这死赖着算怎么回事?”

安娜的声音尖锐又大声。真是像极了早起打鸣的公鸡,不容逃避,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声音大声音又尖的。听着脑中便嗡嗡作响。

“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三天把设计稿交上来,交不上来你就滚蛋。”

安娜说完扭着纤细的腰肢,神清气爽的离开了陆涵悦的视线范围。

三天……陆涵悦不悦的吹了吹额前的刘海,一屁股瘫在椅子上。

老娘竟然也会有被威胁的一天?三天要交个稿子,那能是用心的吗?

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不停的按压着太阳穴。

安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满意的看到陆涵悦十分痛苦的低下头,倒是一旁的小秘书面露难色,支支吾吾的说:“要不要和总裁打一声招呼?毕竟陆涵悦和副总的关系不一般。”

“不用打招呼,陆涵悦的实力达不到米亚时尚的要求,傅斯年也保不了她,再说了,设计不是我说了算,她要是真没能力,就要傅斯年带走走别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碍事,拉低我的团队素质。”

她的眼神闪了闪,眼底飞快的掠过一丝得逞的笑容,“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有多大的本事能赖在这儿不走。”

陆涵悦是被迫和安娜定的这个期限,不过公司里的人却都上了心,没到中午满公司就传开了,她和安娜约定三天设计孟梦钻戒的事情。满公司都像是在等着看她的好戏似的,这让陆涵悦十分的为难。

下了班之后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呆,马上就从公司溜走。

去超市扫了一大批的咖啡,回到家里安安静静的创作。直到迟媛媛媛回家。

“哇塞!陆涵悦,你是把超市的咖啡都包回来了吗?”

陆涵悦从一堆话只当中抬起头来,一双迷蒙的眼神都无法聚焦在迟媛媛的身上。

“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像什么吗?你就差在头上绑一个发带,写着必胜两个字了,一个设计,你至于吗?”

陆涵悦回到家里,把头发绑在头顶的最高处,握着笔就开始写写画画没有注意到别的。

“是吗?我有那么惨吗?”

她无奈的捏捏眉心,语气有些无奈。

陆涵悦虽然不说,可心里压力确实很大,现在所有人都想把她从米亚时尚感出去看笑话,可她内心不服那股劲儿,工作室还没回到自己手里,她怎肯被人这样丢出去?

“你说我现在去求孟梦,让他放过我怎么样?或者是让她别提那么刁钻的要求?”

“那你是准备去给他提一年的鞋吗?”迟媛媛同情看着陆涵悦。

“我看你这回是真没办法了,不过我提醒你,孟梦是出了名的‘会做人’,你可要小心,被她穿小鞋。”

没错!陆涵悦突然咬紧牙关但是这事难搞啊!说到底自己所受的一切都因为傅斯年!

她突然猛的一拍桌子,“冤有头债有主,不行,我得去找他。”

说完她连衣服都没换,抓起钥匙破门而出,将媛媛那哀怨的你去哪儿的声音抛出脑后。

前任陷阱:嚣张老婆不准跑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