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岁月静好 > 第六章 参加酒会

第六章 参加酒会

于是,林静就这么被厉子潜塞上了车。

后来想起来,林静还真的挺佩服自己那个时候的勇气的。连对方也只不过是见过两次而已,她就这么轻易地上了对方的车,就算是这么被人家卖了也不知道。

他们没有先到酒店,而是去了市中心中一栋林立的大厦。

林静认得,这个大厦她也曾经进去几次,里面的衣服随手拿起来看看还好。买回家的话,呵呵,可能她一年的薪水就这么没了。

她不懂的是,为什么厉子潜还带着她过来这种地方。

最后厉子潜给她的解释是,他需要一个体面一点的女伴。

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的确是,她和厉子潜站起来就像是王子和女佣一样,就连灰姑娘都不是。因为灰姑娘至少还长得很漂亮,心地善良,楚楚可怜,而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女佣还差不多。

所以最后林静还是捧着店里让她瞠目结舌的衣服换了上去,效果还算是挺不错的。

重新坐回厉子潜的车里,在后视镜中看着有点自己,林静都有点不习惯了。

身上的衣服是厉子潜帮她挑的,和那些妖娆妩媚的晚礼服不同,身上这一件是淡淡的粉色,看起来还有点小女孩的气息。特别是身上那个大大的蝴蝶结,看起来一点儿也不俗气,反而是透露这几分天真。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句话说得还真的是挺不错的。原来自己稍稍打扮起来,还是可以看得过去的。

厉子潜把一个袋子丢给她。林静打开一看,里面是名贵的化妆品。

“化个妆吧。”

上流社会的这点规矩,林静还是懂的,于是便拿着粉饼什么的开始化起淡妆来,然后轻轻旋开唇膏的盖子,将唇膏对准嘴唇准备描起来。

因为后视镜实在是太小,她身上又没带着什么小镜子之类的,车子里面又比较摇晃,所以她忙活了挺久还是没有完成一半。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车子已经停在了停车场,林静只是描了上唇而已。

“我来吧。”见她笨拙的样子,厉子潜有点不耐烦地把她手上的唇膏接了过来。

林静还没有反应过来,厉子潜就开始认真地帮她描起下唇起来。

本来车子里的空间就狭小,现在厉子潜靠了过来,林静都能闻到他身上清晰的柠檬的味道。

她想,这味道应该是在少年时期的小男孩身上的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的身上布满柠檬的味道,倒是让她有几分莫名其妙的安心。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除了下唇上传来的微凉之外,她都可以看得清楚他的眼眸里有多少根眼睫毛了。

突然好像伸手去摸一下,就像是个好奇的小孩子一样。

最后,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在林静的食指抚上厉子潜的睫毛的时候,他没有躲闪,就这么痒痒的感觉传来,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然后,林静就像是触电一样伸回了手。

要是现在有个地洞什么的,估计她会毫不犹豫地就把头钻进去。

她刚才都做了些什么事情?难道是在美色下情不自禁了?

不过对于这件事厉子潜倒是很释然,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然后继续帮她描好唇形,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可以了。”

林静现在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了,好像那就是一个无底洞一样,随时都可能把她吸进去。

终于下了车,林静呆呆地跟在厉子潜的后面,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小跟班一样。

突然,厉子潜的手伸了过来,然后示意林静。

“难道你要跟在我后面进去吗?”

听厉子潜这么说,林静倒是也壮了几分胆子。

既然人家都不介意,你在这里害羞个什么劲啊?

犹豫了一下,最后林静还是挽着厉子潜的胳膊走了进去。

从来没有到过这样的场面,所以进去会场的时候林静还是吓了一跳。

金碧辉煌,在头上的那盏高大上的水晶吊灯已经快要把她的眼睛都亮瞎了。就连是脚上铺着的都是高级的羊毛地毯。

要不是有厉子潜在身边,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这种混乱复杂的场面才好。

刚走进去,就有一个中年男人迎了上来。

看着那个中年男人西装笔挺的样子,估计是a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吧。

厉子潜小声地在林静旁边说了声,“证券公司的最大股东,邓辉。”

“厉总,幸会。”那个叫邓辉的中年男人过来和他们打招呼,于是厉子潜也笑着回握了邓辉的手,“你好,邓总,好久不见。”

林静一直以为平常的厉子潜也是这么冷冷的,原来在别人面前也还是挺会逢场作戏的。

可以看出,厉子潜的外交能力不错,不然厉氏今天也不会有这样的成就。

邓辉的眼神飘到了林静这边过来,于是便笑着问了句厉子潜,“这个是?”

“哦,这个是卓越公司的秘书,林静。”

厉子潜笑着把林静介绍给邓辉,于是林静深呼吸了一口,礼貌地伸出了手回握了邓辉,“邓先生,你好。”

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林静,邓辉还以为是厉子潜的新欢。平常去应酬什么的,厉子潜总会带着不一样的女伴出场,这个林静可能就是新欢中无数的一个吧。

有厉子潜在旁边,所以邓辉也没有怎么调侃林静,反而是转过去和厉子潜谈论公事。

既然谈论公事,那就免不了要喝酒。当邓辉的红酒递过来的时候,厉子潜却是把酒杯捧到了林静的面前。

“邓总盛情难却,只不过今天我有点不舒服,这杯酒就让我的女伴来代劳吧。”

林静则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厉子潜居然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酒递给她。

拜托,这真的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所作所为吗?

更可恶的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林静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机会。

原来厉子潜把她带过来的原因就是为了要让她挡酒而已……这种人,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对他抱有任何好感的。

虽然不会喝酒,可是现今林静已经无处可逃了,只好硬着头皮把酒杯接了过来,然后笑着一饮而尽。

或许是这红酒的酒力实在太厉害,只是一杯,林静就感觉有点昏昏沉沉了。

之后好像又喝了好几杯的酒,林静只记得似乎是所有的酒她都没有拒绝,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林静醒来的时候,头还很痛,就像是被无数的针扎在脑袋上一样,完全就没有思考的能力。

而且,这是什么地方?和她的家一点儿也不像,整个墙壁都是白色的,沙发柜子清一色的黑色,看起来很有格调的样子。

这肯定不是她的家,那么她被拐到什么地方来了?

林静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像是潮水一样涌进她的脑袋里面,这才迷迷糊糊地想起一点事情来。

不会是昨晚她喝醉了之后,然后就被厉子潜拐回家里了吧?难道这里真的是厉子潜的家?

掀开被子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衣服居然已经被换成了居家服……

天啊,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林静郁闷的时候,有个中年女人捧着一碗热腾腾的姜汤进了来,见林静醒了就走到床边说:“林小姐,你醒了?”

“你是……?”

“我是厉先生的管家,叫我张姨就好。”

果然,这里真的是厉子潜的家。

“我怎么会在这里?”

张姨笑着回答:“昨晚你喝醉了,于是厉先生就把你送回了这里。他一早就上班去了,所以吩咐我等你醒了之后送姜汤过来。对了,昨晚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换下来干洗好了,就放在浴室里面。”

听张姨这么说,林静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昨晚她好像真的醉得很厉害的样子,做了什么她现在也完全想不起来了。

算了,管那么多干嘛?还是快点换好衣服回去上班才是。

等林静从厉子潜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糟了,今天都已经中午了,她还没有回公司,看来是要被当做是缺席处理了。

不过还是要和赵安琪说一声才行吧,不然等一下她到处找自己的话就麻烦了,报个平安什么的也好。

结果等林静去摸手机的时候,却已经发现她的手机好像不见了。

林静一阵叹息,不用说,肯定又是落在了厉子潜的车上了。

她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倒霉?

找了个最近的公共电话打了自己的号码,结果接电话的那个人果然是厉子潜。

本来以为厉子潜算是正人君子一个,虽然脾气臭了点。可是真正相处起来才知道,他就连是君子也算不上,居然找一个女人过去挡酒,德行还真的够恶劣的。

所以现在林静对厉子潜半点好感都没有,只希望快点结束工作上的合作,以后再也不用见到他,多好。

“喂。”似乎是猜到林静会打电话过来,所以厉子潜不慌不忙地接起了电话。

岁月静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