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岁月静好 > 第十七章 大学记忆

第十七章 大学记忆

等林静反应过来她面前罩着个庞大的黑影之后,她终于抬起头看了看来人。然后,林静手上握着叉子的动作就一直停在那里不动。

站在她对面的,正是陆嘉树的妈妈,田欣。

林静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田欣,而且还翻出了她一段已经尘封了的往事。

上大学的时候,林静性格还是比较开朗活泼的,和现在这个样子相去甚远,什么成熟老练的也就是面对了太多的社会现实之后才学会的。

那个时候,林静才刚刚挣脱了高考的束缚,进了带有许多美好憧憬的大学。在大学里面面对着花花绿绿的社团海报,沉默了多年的林静被这些全部吸引过去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加入了自己喜欢的社团――羽毛球社。

因为小时候父亲有教过她打羽毛球,所以林静还是有一点儿底子的,进了社团之后就开始崭露头角,于是也认识了社团的副团长陆嘉树。

那个时候,两个人经常厮混在一起。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所以两个个人之间从来就有说不完的话题。也是因为陆嘉树这个人比较好相处,所以林静几乎有什么事情都是陆嘉树帮忙收拾的,两人也因为这样走得越来越近。

青春期的男女,总是比较容易产生暧昧的情愫的,他们两个之间就是这样。

暧昧了一段很短的时间,就在林静都以为两个人快要走上恋人道路的时候,有一天,她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对方说,是陆嘉树的母亲田欣。

林静很奇怪,陆嘉树的母亲怎么会认识她?可是,在心中更多的感觉不是奇怪,而是恐惧。

人家都说,见家长是最恐怖的环节。可是他们两个人还没有恋呢,怎么就到了见家长这一步了?

而且田欣说,她们两个人私下见面的事情不要和陆嘉树说,她想和她单独谈一谈。

这更是让林静纳闷了。毕竟以前她一直都是在父母的保护中长大的,也没有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场面了。

最后,林静当然只能答应下来,然后和田欣约了学校里面的一个餐厅见面。

直到现在林静还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可是她的世界却从那天开始由阳光转向了阴暗。

在见到田欣的第一眼的时候,林静心中就很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叫做自卑的情绪。

以前常常听到社团里面的人开玩笑说,陆嘉树就是个标准的富二代,家里很有钱。那个时候林静对于这些还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再加上陆嘉树有点有钱人的架子都没有,所以她直接就把陆嘉树这个与生俱来的特点忽略掉了。

可是在见到田欣的时候,林静终于知道了陆嘉树生长的是一个怎么样的家庭。

田欣从上到下都有种一种高贵冷艳的气质,那是林静从来都没有在谢英身上见到过的。

林静觉得,她的母亲应该是和全天下的大多数母亲是一个样子的,都有着一张素面朝天的脸,然后长年累月浸泡在水中的双手已经变得开始皱皱的,可是脸上还有着很慈祥的笑容。

这些,在田欣的身上完全没有看到。她看到的是一张很精致的脸,估摸着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因为是冬天,田欣的身上还穿着皮草,头发被高高地盘起,就像是电视里面的那些高贵的贵妇人一样。在母亲身上可以看到的慈祥的表情,在田欣这里却变成了冷若冰霜。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林静感觉到十分恐惧,她甚至是不敢靠近田欣,心里对她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一种抗拒。

“你就是林静对吧?”

听到田欣冷冷地念着她的名字,林静连心跳都不能控制狂跳起来。

虽然害怕,可是面前的毕竟是她的长辈,于是林静还是礼貌地过去和田欣打了个招呼,“伯母你好。”

田欣只是冷冷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往咖啡里倒了几颗糖。

“听说,你现在在和我们家嘉树在交往?”

开始的那些不过只是一个小烟雾弹,这个问题对林静来说才是真正的重磅炸弹。

说实话,林静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孩,一上来就面对着这么尖锐的问题,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伯母,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顿了顿,林静最后还是这样说了。

毕竟他们两个人还没有真正在一起,要是那样说不就是说谎吗?

况且,面对着田欣冷冰冰的脸庞,她估计也能猜到了田欣的来意。

田欣还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最近我听说嘉树在学校里找了个女朋友,于是想过来看看是怎么样的女孩。看来,还真的不怎么样。”

这句话就像是利剑一样插在了林静的心头。从小到大,她虽然在一个算不上富裕的家庭中长大,可是她从来就没有因为这个而开始自卑过。

一直被当做是掌上明珠的林静,现在突然被外人一句话就贬得完全没有价值,任是换了谁都受不了的吧。

林静没有因此发怒,也没有反驳。就算是被别人看不起,那也不应该在别人面前失了礼数,免得别人还说她一点家教都没有。

见林静双手紧紧握着杯子,田欣知道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半了。

“我们嘉树从小就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在学校表现都是十分优秀的。不说是我,就算是我身边的朋友们见了嘉树都十分喜欢,总是说要将女儿介绍给他,可是嘉树心气高看不上,所以我就由着他去了。或许他就是贪新鲜,等他长大了,还是会懂得什么叫做门当户对的。”

林静不是傻子,田欣的一番话中夹杂着无数对她的不满,她怎么会没有听出来?

虽然田欣的一番话对林静来说是莫大的伤害,可是她也因此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啊,门当户对,他们永远都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陆嘉树会有他的美好前程,会有更好的人陪在身边,而那个人怎么也不可能是她了。

想到这里,林静有点伤心,再加上自卑,现在她的内心中是说不出的混乱,情绪交织。

“伯母,你放心,我不会那么不识趣的,你们家儿子我高攀不起,他以后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的。”

虽然田欣算是长辈,可是林静也是十分有骨气的人,她受不了有人侮辱自己的家庭背景和出身,于是也牙尖嘴利地还了一句。

田欣一向都是霸道惯了的,什么时候有人敢忤逆她的意思?今天被林静这么挑衅一番,她倒是也不服输地还了回去。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就是害怕你到时候做不到还来纠缠我们家嘉树呢。”

这样的谈话林静实在是不想再继续下去,拿起包包直接就想这样离开。

“伯母,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林静就想这样离开,没想到走之前却被田欣留了下来。

“怎么?这么急着就要走了?我还有些话没有说完呢。”

没办法,林静还是乖乖地坐了下来。

“听说,你父亲是一个建筑工地的总监是吗?”田欣抿了口咖啡,然后就开始质问林静。

林静还以为今天田欣把她找出来只是单纯地为了陆嘉树的事情训了她一顿,或者是给她个教训而已,没想到事情却完全不是这样。

难道她和陆嘉树走得近一点,就要把她的家人什么的都算上才行吗?

“是。”林静没有否认。

田欣继续问:“听说,你父亲前段时间在建筑工地上受伤了,现在还没痊愈?”

林立前段时间的确是在公司受了伤,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这些,田欣怎么会知道?

真的不得不佩服田欣的能力,居然把他们家的情况什么的都调查得一清二楚。这样做真的有必要吗?如果是想要让她离开陆嘉树的话,直接说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对她的家人下手?

林静不能接受的是这一点。

见林静不说话,只是带着点怒气然后盯着田欣看,田欣倒是有种突然生出来的**。

终于,她又帮陆嘉树在成功的路上铲除了一个障碍,怎么能不高兴?

田欣终于得意地笑了起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直接就推到了林静的面前,“这些药费就当做是我给你父亲治病用的好了。反正你靠近嘉树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我把钱给你,你应该懂得要怎么做。”

反正从见到林静的第一面,田欣就对林静一点好感都没有,现在还不如直接就开门见山地把事情挑开了说,让林静不要再纠缠着陆嘉树,也省了许多功夫。

长这么大,林静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耻辱。

虽然她家境比不上陆嘉树,可是田欣又有什么资格把钱丢到她面前来呢?难道普通人就注定是要被穷人看不起的吗?

想到这里,林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眼泪差点就要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掉下来。

岁月静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