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岁月静好 > 第十八章 冤家路窄

第十八章 冤家路窄

田欣见林静一动不动,根本就没有拿钱的意思,还以为她嫌弃这些钱不够多,于是便冷眼看了看林静,“怎么?嫌这些钱不够多?对于你们一个破家庭来说,这些已经……”

“我爸教过我,肮脏的钱不能要。”林静打断了田欣的话,立刻就反驳了一句。

毕竟怎么说,那个时候还是年轻气盛,林静还是受不了田欣的辱骂。

被林静这么一反驳,田欣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了。“你不要不识好歹,现在我能在这里好好和你说话还给你钱已经很不错了,你这个丫头倒是一点儿也不识抬举,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父母才有这样的女人。”

“说出这样的话来,估计也不是什么值得别人敬佩的长辈。您放心,我以后不会纠缠你的儿子的,也不会收你的钱。”

林静是真的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了,于是便头也不会地从餐厅里走了出去,背后田欣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她就当做是自动过滤掉了。

那天回到宿舍之后,林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儿地哭,别人怎么问她也不理,只是拼命摇头。

后来,陆嘉树打了多少个电话给她,她一律都不回应,只是说自己很忙。

那天晚上,陆嘉树打了无数个电话给她之后,林静直接就把手机关机了躺在床上。以为陆嘉树会这么就离开的,可是他没有,反而一边在宿舍楼下等一边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给她。

“小静,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躲着我,有什么事和我说一声不要让我担心好吗?对我来说,你一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我不能失去你。在楼下等你,希望你可以下来,哪怕是见我一面也好。”

看到这条信息,林静瞬时就开始泪流满面了。

想起这段时间和陆嘉树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快乐。她总是比较调皮,所以经常犯些小迷糊,可是陆嘉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她,只是笑着摸摸她的头以示惩戒。

还有每天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一起走过的那条小道。林静总说不敢自己一个人回来,而陆嘉树就成为了她的护花使者。回到宿舍楼下额距离很短,两人舍不得分开,于是便在这短短的路上兜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宿舍快要关门了林静这才舍得回去。

现在,当这些快乐的回忆涌上心头的时候,林静只希望这些全部都没有发生过,那么现在她就不用这么痛苦。

看着陆嘉树一直在楼下等着的孤寂的背影,林静真的很想冲上去把一切都告诉他,可是她不行。

就算是田欣没有来找她,或许林静知道了真相之后也是会远离陆嘉树的。他是那么好,一定会有更加光明的前途和未来,她不能就这样成为他成功路上的绊脚石。所以,不管怎样,她都应该默默地从他身边消失。

最后,林静也没有下楼,只是给陆嘉树回了几个字,你回去吧。

结果陆嘉树就在那个灯下等了一个晚上。看到他离开的背影,林静只觉得心都碎了,却连哭都要捂住嘴巴,不敢让自己听到自己的哭声。

又过了几天之后,就传来了陆嘉树已经出国的消息,两个人的联系也因为陆嘉树的出国开始中断。

从那个时候开始,林静就和以前开始变得不同了。羽毛球社她也不常常去了,平常也不像是刚刚进大学那样爱闹,多数时候都是不怎么说话,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到了后来,本来有点叛逆的性子也慢慢变得温顺起来,对什么都是淡淡的,似乎事不关己的样子。

对于她这样的转变,多数人都以为林静不过只是长大了而已,所以把小孩子的那些稚气丢掉了。其实不是的,或许在骨子里她还是以前的那个林静,可是田欣的出现让她认识到,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残酷,就算是她再怎么坚持也是无力回天的。就像是她和陆嘉树的家庭背景一样,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差距。所以在工作中,对于升职加薪加入上流社会她也是淡淡的,不理不睬的态度。或许,上层社会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光鲜亮丽。这些都是田欣带给她的教训。

也是因为这样,林静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会和陆嘉树有什么牵扯。现在回头一看,都已经过了七年了。情窦初开的林静已经被时光打磨得光亮,对陆嘉树也已经没了以前的情愫,只是想不到,那么多年之后,陆嘉树心里还有她。

可是那又能怎样?两个人永远是不能在一起的,还不如不要心存幻想,不要开始。所以,那天为了让陆嘉树死心,林静才在他面前说了谎。

本来以为就这样可以把两个人之间的纠缠都理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却还是在这个年会上看到了田欣。

a市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没想到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两个人也能这样碰上,看来还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田欣在这里看到林静倒是觉得十分惊讶。这里明明是公司的年会,林静这个小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是可以,林静倒是一眼都不想见到她。只不过现在两个人都已经碰上了,想离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林静倒是不奢望田欣给她什么好脸色看,只要离得她远远的就成,其他的她才奢求不来这么多。

没想到田欣就偏偏不遂她的愿,故意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好巧啊,你也在这边。”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田欣的语气中却带着蔑视。

林静也知道,她出现在这里让田欣难以理解,她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只是看在田欣是长辈的份上礼貌地回了一句:“伯母好巧啊,刚好你也在。不过我还有点事情,就先不奉陪了。”

说完,林静就端着面前盛着蛋糕的盘子准备再找一个偏僻的角落,没想到却被田欣叫住了。

“怎么每次一见到我就想走?是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么?”

田欣的样子还是和七年前一点改变都没有,总是能很容易就戳到了林静的痛处。

这次倒是换成林静开始冷笑起来了,她从来就没有做过什么让自己心虚的事情。是啊,为什么每次看到田欣总是要她落荒而逃?想起来还真的是挺不公平的。

然后,林静就心安理得地坐了下来。

“嘉树最近回国了。我一直把他困在国外这么多年,始终还是拗不过他。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林静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回答了,“我和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她这样说,无非就是想让田欣放心,然后不要再来找她的麻烦而已。

大厅里的音乐响起,会场上一片沸腾,人们的交谈声和重叠的背影让林静搜索李浩宇的任务变得更加艰难,搞得她就算想要求助也没了法子。

对面的田欣冷冷地看着她笑了一眼,“你别以为这种小把戏就能骗得过我。最近,听说你父亲又进了医院?”

自从陆嘉树回国之后,田欣就一直在暗中派人跟着他,就是害怕他像七年前那样走错了路,现在没想到还是栽在了林静这个丫头片子的手上,田欣怎么能不生气?

上次面对田欣的时候,林静的态度是愤怒。现在面对田欣,她倒是为她觉得可悲起来。

“你笑什么?”见林静无所谓地冷笑,田欣倒是被激怒了起来。

“我笑的是,伯母,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

以前,田欣总是想着看怎样来打击她可怜的自尊心让她离开陆嘉树,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嘉树回来了,你现在就开始打他的主意。刚好你父亲不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吗?为了钱,你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可怜我们家嘉树,被你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迷倒,我这个做母亲的当然要把他拉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要是换了别人,恐怕现在早就已经被林静泼冷水了。可是对面坐着的是陆嘉树的母亲,怎么说也算是长辈,所以林静才忍住没有泼水过去。

“伯母,我敬重您是长辈,所以一直都没有怎样。您的儿子如果真的像是您说的这么优秀的话,那你就好好看着他,不要让他总是跑过来我这边,我真的是一点也不想和你们扯上什么关系……”

话说到一半,田欣突然站起来,然后把面前的那杯咖啡全部泼到了林静的脸上。

咖啡喷过来的时候,林静的第一想法就是,幸好不烫,不然她可能真的要去整容了。

岁月静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