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岁月静好 > 第十九章 帮她解围

第十九章 帮她解围

整个现场都开始沉默起来,和刚才的喧哗形成强烈的对比。

林静知道,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错漏百出的小丑,每个人都用着奇怪的目光盯着她看。

或许,这还可以给她的人生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田欣继续发骂,“像你这种整天不学好想着嫁入豪门的人,早就应该有人出来教训教训才是。”

这个话不是说给林静听的,而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

林静甚至还能听到周围有人指着她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远处的李浩宇也注意到了这样的动静,往这边一看,居然看到林静就那样呆呆坐在桌子上,发上脸上还残留着刚才田欣泼过来的咖啡。而田欣在桌子的对面站了起来,指着林静就开始不停地奚落。

李浩宇暗叫不好,早知道今天他就不应该把林静带过来这边的,现在弄得事情还搞成了这个样子。

当他正准备放下酒杯过去的时候,谁知有一个人动作比他更快地到了林静身边。

是厉子潜。

林静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无声地接受着众人的非议而已,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已经往她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厉总,你怎么也在?”

田欣在商场上厮混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厉子潜这个人?

只不过,他怎么会忘这个方向走过来?

厉子潜礼貌地和田欣打了个招呼,“田夫人,在这里做出这样的举动,恐怕不是很合适吧?”

听到厉子潜的声音,林静吓了一跳。不用说她也知道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有多么狼狈,她不想让厉子潜看到她现在这么狼狈的样子,就算是给自己最后留下一点点尊严吧。

田欣看到厉子潜并没有收敛起来,反倒是觉得很新鲜。现在就连她教训起一个黄毛小丫头都要厉氏的总裁亲自出面了吗?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偏偏每个人都要挡着她的路。

“厉总,这个举动合适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的吧。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个典型的狐狸精,整日找我们家儿子,我不把热咖啡泼过去已经是很给面子的了。”

周围的议论声四起。现在人们的焦点并不是在田欣的泼辣行为上,而是全部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狐狸精这三个字上面。

“是吗?”厉子潜的嘴角勾出一抹笑,然后过去把脏兮兮的林静直接就搂了过来抱在怀里,“我女朋友已经名花有主了,怎么还会去和你们家儿子有纠缠?”

厉子潜说出的这番话简直比刚才田欣的那些更有杀伤力。没想到这个被泼了咖啡的女人居然来头不小,居然是厉子潜的女朋友。

要是说厉子潜的女朋友为了嫁入豪门去找别的男人,这怎么样也说不过去吧。身边都有一个钻石王老五了,哪里还用得着找别的豪门?

林静倒是很惊讶,也很感激。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他居然愿意搁下自己的面子来站在她这边。

“厉总,你当我是傻子吗?要是你早就有了女朋友,为什么一早不说,等到现在才开始公布呢?”

田欣始终也不相信,林静居然能找到这么一个强大的后盾,而且还比他们家好出那么多。这口气,她是绝对咽不下去的。

厉子潜把身边的林静搂得更紧了一点,“这样什么奇怪的,她不喜欢宣扬,于是我们就没有公布而已。”说完深情地看了林静一眼,然后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林静只觉得,刚才他看她的眼神里,就像是看着满天繁星那样,柔情似水,连她都差点怀疑,自己差点就要掉进厉子潜眼眸的深陷里出不来了。

众人开始喧哗起来,没想到这厉子潜一直被看作是a市钻石王老五,原来早已经就名草有主了。这次不知道多少a市的女人芳心都要碎掉一地了。

田欣怎么也不敢相信,一向冷酷的厉子潜在众人面前居然会有这样的举动。这也开始让她怀疑起来,难道他们两个人真的是情侣关系?

“怎么弄得这么脏?”厉子潜看了看林静湿漉漉的脸庞,“先回我家收拾一下。”说完,厉子潜就拉着林静目无旁人地离开了会场。

离开会场不过就是小小的一段路而已,可是林静听到的看到的却不少。有羡慕的目光,有嫉妒的,有蔑视的,可是有厉子潜在,他们也不敢怎么议论。

倒是田欣被气得跺脚起来,本来想找个机会好好收拾林静的,没想到居然半路杀出了个厉子潜。

而不远处的李浩宇看着两人牵手离开会场的背影,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原来,他还是晚了一步。

林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塞进车子,然后又迷迷糊糊到了厉子潜的家里的。

到了厉子潜的家,她就任由厉子潜牵着她到了客厅,然后用湿毛巾帮她擦干净了脸上的咖啡渍。

厉子潜知道田欣这个人做事泼辣果断,可是真的没想到她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林静就开始泼咖啡起来。

“有没有烫到?”看到林静的脸有点红红的,他还以为是泼过来的咖啡太烫烫伤了她的脸。

林静摇头,然后接过了他手上的毛巾,“我自己来。”

看着林静面无表情的样子,厉子潜倒是觉得很心痛。

换做是别人,恐怕现在已经嚎啕大哭起来了。不说别的,刚才在会场上的都是商业的名流,不然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田欣这样当着众人给她泼了一脸的咖啡,就算是钻石心也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和指指点点的吧。

可是林静没有,从刚才上车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有说,面无表情,双目无神。

“我想回家,你先把我送回家好不好?”

在外人面前,林静总是面无表情,其实她的心里比谁都要难受。只有一个人在被窝里的时候,或许她才能放声大哭,哭完了之后就又重新用笑脸来面对每个人。

厉子潜不是不想送她回家,只是现在不行。

经过今晚的事情之后,a市的记者恐怕会把她家那边围的水泄不通,还有她工作的地方。

“就在这里吧,暂时也不要去上班,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听到厉子潜这句话,她才真正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要不是厉子潜出来帮她解围的话,恐怕她现在就是田欣口中的狐狸精了吧。

现在,她真的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就连公司……想到这里,林静心里就像是被重重的锤子用力敲着一样,痛却找不到一个发泄口来诉说。

厉子潜不知道她和田欣之间发生了什么恩怨,可是就他今天看到的情景和对林静的了解来说,这件事可能还是林静受了委屈。

他过去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好了,想哭就哭吧。”

他知道她想哭,可是坚强了那么久的人想要在别人面前哭出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所以,他给她一个怀抱,让她在他怀里,他看不见的地方哭。

似乎是找到了一个决堤口,林静握着厉子潜的衣袖就开始流泪起来。听着她轻轻啜泣的声音,厉子潜的衣衫都已经湿透,一下一下地敲进了他的心里。

最后哭得太累,或许又是因为这个额怀抱实在太温暖,林静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厉子潜小心地把她抱到床上,把林静放在床上之后,他就在旁边顺势坐了下来。

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刚才在抱着林静的时候右腿受力过重,现在右腿的疼痛汹涌而来,他根本就无法抵挡,最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转眼看到林静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他轻轻地用手指帮她抚去那道泪痕,看着她熟睡的脸庞,腿上的痛楚也就这么被减轻了几分。

林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旁边似乎还坐着厉子潜。

想起来,自己好像也睡了好几个时辰了……而且是在他怀里睡着的。

一想到这里,林静的脸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一样红。

“醒了?”虽然是在黑夜中,可是厉子潜明显感觉到了身边人的动静,转过头来问了一句。

“嗯。”林静点了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厉子潜,总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有点尴尬。

“醒了的话就扶着我一下吧,我站不起来。”

听厉子潜这么说,林静赶紧去打开了床头的灯。果然,映入眼帘的厉子潜一脸痛苦的表情,额头上还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汗珠。

林静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于书兰之前和她说过,不要让厉子潜喝酒,还有,也不要让他搬重的东西,这样很容易旧伤复发。

难道就是刚才把她抱到床上的时候才……

“对不起。”她小声地说。

除了这个,林静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仔细想来,似乎每一次在厉子潜身边都是给他带来灾难而已。而他总是不留余力地帮助自己,想起来,还是自己亏欠了他。

看到林静内疚的表情,厉子潜却有点于心不忍。

“要是觉得内疚,就快点把我扶起来吧。我坐在这里做了好几个小时,腰都快断了。”

岁月静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