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岁月静好 > 第二十章 表明心迹

第二十章 表明心迹

听厉子潜这么说,林静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在床上躺了太久,厉子潜整个左腿的神经都麻痹了。所以林静过去把他扶起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林静的身上。

好不容易才把厉子潜扶到了大床上,林静这才歇了一口气。

不过,看厉子潜的样子,似乎还是很痛苦,额头上的汗不停地掉下来,看得她一阵心慌。

“没事吧?要不然我帮你按摩一下,可能会好点。”

之前于书兰就有和林静交代过,要是厉子潜不舒服的话,或许帮他按摩一下还可以帮他环缓解疼痛。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厉子潜几乎是忍着伤痛才挤出了这几个字。

看到厉子潜这个样子,林静在年会上被田欣挖苦冷眼相待的委屈完全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现在她担心的就是厉子潜的右腿而已。

或许是因为太痛,吃了止痛药之后的厉子潜就已经睡了过去,隐隐约约中只觉得有人在不停地帮自己盖被子,擦汗。

林静知道他现在一定是很不舒服,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直用热毛巾帮他拭去脸上的汗水,这样他会好受一点。

厉子潜的病情,林静还真的说不上是十分了解。那么年轻的一个人,或许是出了什么事故才会这样子的吧……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父亲的影响,每次看到厉子潜痛苦的表情,似乎她也能体会到那种痛,似乎她也想帮他多分担一点痛苦,这样他就可以轻松一点。

上半夜是林静睡着,他在旁边陪着。下半夜倒是换了过来,他躺在床上,她就在旁边擦汗。

当厉子潜醒过来的时候,天才刚刚蒙蒙亮,林静在旁边拧着热毛巾。

“你醒了?脚还痛不痛?”

厉子潜摇摇头。睡了一觉之后,整个人感觉都已经好了不少了。

林静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真的因为她害得厉子潜旧疾复发,估计自己都不会再原谅自己了。

看到厉子潜眼睫毛一闪一闪的,她突然又想起了上次在车里他帮她涂唇膏的时候,她就是这样毫无预警地抚上了他的睫毛,就像是小孩子见到新奇的事物一样。

虽然现在这里的空间很大,不像是在车里一样狭窄,可是林静还是能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还有他身上传来的淡淡柠檬香气,似乎一切都让她开始心醉沉迷起来。

“我去给你煮粥好了。”林静双脸发烫,她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啊……

为了转移注意力,林静转身准备走出卧室到厨房煮点粥给厉子潜喝下,结果却被厉子潜拉住了手腕。

这让她的脸更红了,连自己都能听到在空气中不沉稳的呼吸声了。

厉子潜笑着把她拉了回来,“再陪我一下好了,你在这里不会那么痛。”

于是,林静就这样被他拉回了原来的位置上,就这样靠在厉子潜的身旁。

不过某人对于这样的距离还是很不满意,于是干脆就把头枕到她的腿上,害得林静一阵惊呼起来,却又不敢动静太大,害怕动来动去的会碰到他的伤口。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良久以后,厉子潜才慢慢开口:“林静,要不我们在一起,试试看?”

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林静觉得心脏突然跳动起来,就像是跑完八百米之后的那种不安和急促,当然,还有激动。

她想,她心里对厉子潜是不抗拒的,或许本来不喜欢他,觉得他很冷漠也不体贴人,可是后来她慢慢对厉子潜改观了不少,甚至还对他有一点点喜欢。

在她需要的时候,他能够不顾自己的形象挺身而出,说不感动那肯定是骗人的。

可是,除了这一点点喜欢,她心里顾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如果抛弃厉子潜的身份,或许说,他只是一个和你我都差不多的普通人的话,或许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性会更大。

经历过陆嘉树的事情之后,林静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她和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差距实在是太远,或许她从来就到达不了他们的世界。

见林静没有反应,厉子潜抬头看了看她,开始用眼神质问起她来。

“你一年要参加多少次像昨天那样的年会啊?”林静突然问。

虽然不知道林静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厉子潜还是乖乖地回答了,“数不清,我也不知道。”

身为一个公司的总裁,有些场合是避免不了要出席的。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加起来那么多,他怎么可能算得过来?

林静苦笑了起来,“是啊,连你自己都数不清。我只去过两次而已呢,就是上次和这次。”

而且,每次都是落荒而逃的,上次和喝醉,这次……

“什么意思?”厉子潜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不一样的,虽然感觉我们离得很近,可是心却很远。”

那个世界的风景,是她从来就没有领略过的。高处不胜寒,林静不知道以一个成功者的姿态站在胜利的顶峰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高处有着多少算计和心机,更体会不到那里的寒冷。

他们这种人,就应该找一个可以和自己一起睥睨这个天下的人,就应该找个可以帮助自己登上胜利顶峰的伴侣。像她这个样子,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而已。

这下厉子潜总算明白了林静话里的意思了。

“难道你觉得我需要找个集团的千金来巩固事业吗?”

林静点点头,“或许就应该这样。”

没想到厉子潜倒是更紧地往她怀里靠了靠,“这样心不是就离得很近了吗?我自己的人生像怎么样,至少我还有选择权。”

林静差点就被他这句话弄得不争气地掉泪了,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哽咽在喉咙,说不出口。

“那你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

有了田欣这个教训之后,林静已经开始变得畏畏缩缩起来。

她承认,她是个胆小鬼,有些事情经历过一次之后就没有勇气再去面对第二次了。

虽然这个问题很现实,同时也是他们不得不去面对的一个鸿沟。

“我的父母都不在了,在我十三岁的时候。”

听到厉子潜不冷不淡地说,林静很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虽然说出口的语气很平淡,可是这种平淡是用多少的伤痛才堆砌起来了,林静不敢去想。

“算了,我可以接受被拒绝的结局。”厉子潜还以为林静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于是也就没有再勉强她下去。

见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感伤,林静觉得心都快要被他揪起来了。

厉子潜看上去是很冷酷,很坚强,像是电视里面的超人一样,有着无所不能的能力。而在林静看来,其实他很多时候也隐藏着很多无奈,很多伤痛,这些是常人都无法看到了。

十三岁就失去了父母……那个时候他应该还很小吧。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不知道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孤独。

突然,不想让他再这样孤独下去了。

就在厉子潜准备将脑袋从林静的腿上移回到原来的位置的时候,林静刚好低下头吻住了他。

技巧很生疏,可是却大大地**了厉子潜的虚荣心。

“以后还有我呢。”林静放开了他湿热的唇,然后抱着厉子潜在他耳边撒娇道。

这样,就算是两个人在一起了吧?

两个人刚刚表明心迹,歪腻了不久,最后林静的肚子还是唱空城计,弄得她满脸通红地到厨房开始煮粥起来。

果然,谢英说的都是真理。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说不定就是因为自己的厨艺太好两个人才在一起的。

想起来,事情好像发生得很突然一样。前一秒还是上司与下属,这一秒就变成了恋人。而这个过程里面林静却觉得一点尴尬都没有。

或许自己心里早就已经对厉子潜动了感情,只是不敢面对而已吧。

以前总觉得她和厉子潜的距离似乎是很远很远的,就像是银河系和地球的距离一样,可是慢慢回想起来,似乎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在无数小小的瞬间中慢慢缩短了,甚至她还可以触摸到他的脸庞,那么温热,那么真实。

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不少刚才两人温存的画面,林静的脸又红了起来。

煮个粥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因为林静的胡思乱想,硬是煮了一个小时还没有煮好。

等她把热腾腾的粥端出来的时候,厉子潜正坐在饭桌上盯着她看,似乎怎么也看不够。

说起来,林静算不上是特别漂亮的那种,可是很耐看,就算是素面朝天也有她的独特风格。

“好了,快点吃粥吧。”厉子潜抛来鄙视的目光,倒是让林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开始就埋头吃起自己面前的粥来。

岁月静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