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会员专区 > 暖暖的爱恋 > 第十五章  相亲对象

第十五章  相亲对象

“今天我很开心,明天接你上班,方便吗?”手机上跳出一行字。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梁凯泽霸道的样子,心里就一阵来气。怎么突然想到他来了?

鬼使神差的,桑榆按下了个“好”,脱了鞋子便躺在沙发上移动也不动。

她想,她是真的累了。

第二天徐朝阳真的准时出现了,而且还带她去吃了顿丰盛的早餐。

接着他的车就将她送到了欧瑞门口。

桑榆拉了拉安全带准备下车,结果左手被徐朝阳一把按住。

她心里有点震惊,还有一点小抗拒。不喜欢和陌生人靠的太近,况且他们认识还不到二十四小时。

徐朝阳只是帮她松了松安全带,原来和她想的不一样。

“小心一点。”

桑榆点了点头,这才下了车。

就在欧瑞门口,碰到了迎面走来的吴云帆,她装作没看到,从大门旁边的小门进去,结果被他挡住了去路,她躲也不是绕也不是。

“吴总。”桑榆深呼吸了一口气,站到他面前和他打了个招呼。

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干嘛要躲他?

见吴云帆还是不说话,桑榆便抱着文件准备走进公司大门,结果被他一把挡住了。

桑榆皱了皱眉,这里可是公司大门,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又不知道要怎么说她了。

“要是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海姆退后一步,似乎想拉开和他的距离。

“怎么?那么快就想着要走?别忘了你还是我的秘书呢。”吴云帆故意上前一步,让她根本无处可逃。

“那封信……”

“那封信被我放到了碎纸机,估计是找不回来了。”他的眼神温柔下来,似乎是放下了架子哀求道。“小榆,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

特别是见到她头上的那道浅淡的伤疤,他心里更是为之一痛。

那比直接在他的脸上刻一刀子还要痛。

桑榆冷笑了几声。

“笑什么?”

“笑你的幼稚。”以为把信毁掉了就没事了吗?大不了,她还可以辞职。

事实上,她也不想辞职,毕竟这份工作对她来说很重要。

以前的她也许可以眼不眨头不回地说这句话,不就是一份工作,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还不相信自己会活活饿死在大街上。可是前几年母亲病重,光是住院就花了很多钱,家里几乎没有了多少积蓄。

万幸的是,母亲的病好了起来,所以她才想尽办法进的欧瑞,要是没了这份工作,她的经济来源一下子被截断,估计日子好不到哪里去。

吴云帆是知道她这几年的处境的,也知道她需要这份工作,他本来才不相信她会轻易地辞职,可是看到她眼神里的坚决,他倒是有点怀疑起自己的判断能力起来了。

以前他总是能很轻易地猜出她的心思,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眼皮子底下行动。现在他倒是觉得自己有几分看不清她了,似乎她在慢慢地离他越来越远。

“你用不着辞职,我答应你,你搬出二十层,以后没事不要再上来。”不知道他是恼怒还是厌烦,反正桑榆只有一个念头,终于解脱了。

搬离了二十层,桑榆的工作量并没有因此轻松,原本的主管以及换成了另一个中年妇女。

在二十层呆过的人再回到原本的办公室,就好像得宠的女子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结果被皇帝厌弃了还是乖乖回到冷宫。

不过她现在比在冷宫还要凄凉那么一点儿,至少在冷宫没有人对她冷眼相看。不过这么多年来办公室这些事情她也就看惯了,见怪不怪,别人爱怎么都干她的事。

虽然在同一间公司,不过她见到吴云帆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少了,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看来以前的相遇都是他的有意为之,不然在现实中,即使在同一个屋檐下,哪有那么容易见到面?

“先放下手上的工作听我说,我们公关部来了一位新职员,让她来给我们做个自我介绍。”

站在主管身后的女子挺直了身板走了出来,“大家好,我是杨潇,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看上去就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一头笔直的马尾梳在脑后,满脸洋溢着青春和稚嫩,五官很是精致,却丝毫不做作,像是个刚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毕业生。

桑榆打量了一下这个杨潇,穿着一身牛仔裤加匡威,还有点**不羁的味道,简直是公主风和痞子气的混搭。

公关部一直都是很注重形象的,所有的人都是穿着高跟鞋和职业装的,这个杨潇也许是很有本事,不然这样的装扮肯定过不了面试官那部分。

见那些职员都涌上去和杨潇问东问西,桑榆只是回到位置上继续手头上的工作而已。

被众人围绕的感觉自然是很好,只是当杨潇扫到桌边那一抹认真工作的身影时,心头倒是来了几分兴致。

等大家都退了下去,杨潇俏皮地跑到桑榆后面用了拍了拍她的肩膀,桑榆差点吓得连半条魂都没了。

“姐姐,想干嘛呢?”

杨潇嘟嘟小嘴不满地回答,“倒是我想问你想干嘛呢?怎么刚才大家都来凑热闹,你在这里瞎闷着头工作啊?”

桑榆倒是听到有人第一次问这种问题,“那么多人也不缺我一个是吧?况且我不是很喜欢凑热闹。”

“有个性,和我差不多呀。”杨潇倒是像找到了个知音般开心不已。“对了,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桑榆。”

杨潇长长地“哦”了一声,“那我以后就叫你桑榆姐好不好?”

“随你喜欢啊。”

“我刚到这里,可能很多事情还不是很清楚,桑榆姐你可以教教我吗?”

桑榆点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可不要嫌我烦。”

桑榆笑笑,还真是个小孩子,她看上去就那么没有耐心吗?

结果,不够两天,她真的开始嫌她烦起来。

杨潇根本就不是来请教工作上的事情,整天拉着她像是查户口的一样。问她家里有多少人,父母都是做什么的,什么大学毕业的,现在在哪里住……

甚至连中午吃饭的时候都过来和她拼桌……

桑榆有点小抓狂,这人是fbi调过来调查她底细的么?

终于和吴氏的企划案快要结束了,桑榆倒是恨不得两个公司之间的合作快快结束。虽然两人同在一栋大厦里面,想碰到面也不是那么容易,但是一想到他在她就觉得不自在,就像是背上长了刺那样。

日子还是一样的平淡无奇,就是她在公司要被杨潇攻击,回到家还要被海诺折腾。桑榆现在真怀疑自己是不是金刚做的,居然那么久了还没有被折腾死。

昨晚的睡眠不是很好,今天的桑榆有点昏昏欲睡,手上抓着笔却怎么样也抵抗不了睡意。

都怪昨天晚上海诺看恐怖片,看也就算了,不敢睡觉还硬是要钻到她的被子里面。然后她就被海诺各种不雅的睡眠姿势弄得鸡飞狗跳,下半夜她基本是没有被子盖的,缩在床边的一角。

她发誓,如果她知道海诺的睡姿那么恐怖,她打死也不会和她睡同一张床上。

“桑榆姐,偷懒呢?”杨潇从她的背后用了拍了一下,桑榆手上的笔在白纸上狠狠划了一道长线,似乎把文件后面的几夜都划烂了。

桑榆给了她一个蔑视的眼神,明知道她在偷懒还喊得那么大声,是想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么?

杨潇把桑榆手上的文件撂到一边,指了指墙上的挂钟,“正好十二点,午休时间到了。最近隔壁那条街开了家餐厅,我们去尝尝好不好?”

桑榆本来是想拒绝的,这天气实在是热的慌,她才不想出去,可是看到杨潇那可怜滴滴的小眼神,她又忍不住点头了。

杨潇挽着她的手臂一边走一边说着吱吱喳喳说个不停,就像只没出过笼子的小鸟。

两人站一起看上去就像是大学同学一样,虽然桑榆的社会经历比杨潇要早,可是装扮上还是和学生无异,她从来就不喜欢浓妆艳抹,还有高跟鞋职业套装那些衣服。

“桑榆姐,到了。”

杨潇拉开椅子挑了个显眼的位置和桑榆坐了下来,翻开菜单就开始点菜。

这里的东西看上去还算不错,比较清淡,很和桑榆的胃口,她也就破天荒地点了几样。

杨潇随手抓起旁边的一本杂志,似乎是财经杂志。桑榆对那些财经杂志从来都不感兴趣,吸引住她目光的是那本杂志上的封面人物。

黑色西装,成熟而稳重,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脸容冷毅而淡然,身材比例恰到好处,比起那些模特杂志上妖冶的男模多了一份成熟稳重。

这熟悉的轮廓,不正是多日不见的梁凯泽吗?突然想起,他好像是摩根集团的总裁,出现在财经杂志上也很正常。

估计是哪个女人,看到了这样的男人都会流口水吧。

杨潇见桑榆盯着杂志封面看,指着上面冷清的脸庞问她:“桑榆姐,你认识他?”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