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仙侠 > 会员专区 > 血药天启 > 第十一章  不宜过急

第十一章  不宜过急

“段兄,你家长辈比你又如何?”路渊不急不缓地从段通手中挣脱开来,反问道。

“那当然是比我厉害多了。”段通一脸自豪地说道。

“那你认为我可以跟他们理论理论吗?他们肯听我一个未到大师境的小家伙吗?”路渊进一步地反问道,尤其是他一个外来小子说的话,本身就没多大的说服力,还想得寸进尺的反驳说服,难道就不怕激怒他们吗?

“这个……还真是一个问题。”段通一脸尴尬的说道。

“段兄,此事不宜之过急,得慢慢来才行。”一旁的岚变连忙劝解道,一经路元这一点醒,他们才明白一点,哪怕是至亲,也要讲究实力,实力不够,必是人言微薄。

“好了,两位,你们就不要钻牛角尖了,我相信你们家长辈必是跟你们有一个约定,是吧?只要你们做到他们想看到的那点,自然而然就可以外出闯荡了。”路渊将心比心地猜测道,经过在外头漂泊的风风雨雨,他才意识到大师境才能勉强自保,修师还是差些。

“路兄,你还真神了,这也能知道,难道你还会读心术不成?”段通一脸惊讶道,就连岚变也是竖起耳朵静心聆听着。

“读心术?有那么夸张吗?我不过是设身处地换了个角度思考罢了。”路渊解释道。

“原来如此,吓死我了。”段通一脸后怕地道。

“吓死你?”路渊惊奇道,再看段通,眼神中仿佛有一些闪躲,路渊讪讪地一笑道,“原来如此,敢情段兄是怕我读懂你的隐私,这么说的话,段兄肯定是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说嘛,是你偷窥某一个女孩子,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呸呸呸,我光明正大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哪会有什么亏心事,路兄,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不然毁了我的清誉,我可跟你没完。”段通一脸猪肝色地说道。

“岚兄,你瞧瞧,要不是我说中他的心里话,他又何苦这么着急反驳呢?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呢,原形毕露啊。”路渊拉过一旁看戏的岚变起哄道。要是段通真的发火,起码还有一个陪同的,这才叫高呢,他可没那么傻,独自一人承受那可能演变的烈火。

“算,太算了,在一起那么久,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性,他这人就是不能说谎,一说谎那表情就不自在。”岚变跟着辩解道,而且他那可是有根有据的,说得段通是一阵哑口无声啊。

“你们……欺负人。”段通憋了大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此话一出,顿时就令两人笑得更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段通是怨妇呢。

“好了,段兄,你自己的秘密自己收好,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这下总行了吧?”一见段通扭头不理会他们时,路渊连忙出声安抚道。

“哼。”段通一听,原来两人什么都不知道,那他还生什么闷气啊,那不是自找的吗?

“段兄岚兄,当务之急,你们要做的就是突破到大师境,其余的琐事杂事就先不管了。”一见段通把自己的话听进了,路渊才建议道。

“路兄,我们本来就有此打算,只是跟路兄这一打反倒是把这忘了,让你见笑了,见谅啊。”岚变一脸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岚兄,你们不会是怪我的吧?”路渊表情略作夸张的说道。

“哪里,怎么会呢?跟路兄的一战,虽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我对突破却是有了新的认识,我心下是巴不得感激你,又怎么会埋怨你呢。”岚变忙补救道,同时他也在暗自埋怨自己口拙,好好的一番话竟被他搞砸了。

“岚兄,你才是客气呢。比试本就是相互验证,只要是你自己领悟所得的,那就是你的,我只不过在这其中起到一点微不足道的作用罢了。”路渊实话实说地道,这也是他的理解。

“果然还是路兄技高一筹啊,我只想到取长补短,却是没想过那么深。”岚变沉吟了片刻才一脸敬重地说道,这敬重不是针对路渊一人,而是针对那些善于发现美的人而言。

“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太懂啊?”就在这时,段通突然插话道,他是个话痨子,一时半会不说话,他心里就不舒服。之所以之前还能装哑巴,还是他赌气而为之,但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尤其是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快要脱离交流圈了。

“没说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只是说着说着自己都乐了,可这种乐,段通却是看得一脸莫名其妙,不知在搞什么东东。

“路兄,很高兴认识你,那我就回去闭关了。等我出关之时,必是我功成之时,只希望路兄到时不要乱跑,不然你以后就要再多一个胆小鬼的称号了。”岚变一脸不怀好意地说道,之前他是没有把握才罢手的,可若等到他突破之后,又怕路渊不战而逃,那他不就找不到人了吗,这才用言语挤兑他,就是为了把他的后路断去。

“岚兄,你怎么这么阴险啊?这不是摆明要欺负我吗?”路渊一脸叫屈道。

“就是要欺负你,怎么样?”岚变实话实说道,只是这老实话,路渊听了,就觉毛骨耸然,不错,他是喜欢战斗,可相差也不能太大,是吧?不然只有**的份,这可不是他的风格,除非是他真正突破到修师高级,方才有抗衡之力。

“哈哈,岚兄,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少得了我呢?我也决定了,出关之日,就来找路兄好好切磋一下。”段通一边说还一边把手指头按得直响,就像招魂曲似的,鸡皮疙瘩都乱起一通。

不过想想也是,一个修师中级对上两个修师顶级,那差距还是不小的,一个还有可能夺路而逃,可要是两个一起上,路渊就算是插翅也难飞啊。

“段兄岚兄,你们不是说好要回去了吗?这会就可以走了,我还有事,我们改日再聚好啦。”路渊打太极似的胡扯道。

“不急,要是路兄真的就这么跑了,我们又该往哪找去,你说是吧?”岚变慢悠悠地说道。

“岚兄,这你可就误会了,你不是说逃跑是胆小鬼嘛,我又怎会逃呢?难道我不会有损我的名声吗?”路渊嘴上义正言辞地说道,心下却是暗道,“让那狗屁的名声一边去吧,

我才不在乎呢,一顿打跟一顿骂,我肯定是选一顿骂了,最起码骂人不会痛,可挨打就不同了,而且一次还来两顿,我又不是木偶,不知道疼痛。”

“算你小子还挺识相的,那你先告诉我们你的下一个落脚处,等我们出关了,再去找你。”段通心满意足地说道,终于可以找回场子了,他可还未忘之前受的那一指呢。

“那我就告辞了,再见两位仁兄。至于我的下一个落脚处会在哪,就要等我到了那才知道。”路渊如释重负地说道,终于可以摆脱了。

此话一出,两人也觉得在理,毕竟路渊进入小镇还没多久,很有可能连个落脚处都没有。这般想着,两人就放任路渊走了。

“路兄,还请留步。”可就在这时,岚变脸色一变,似是想起了什么,他连忙喝止道。

“何事?”路渊一听,颇觉得蹊跷,难道他的意图被看破了?不过为了不让两人起疑,他还是停下了脚步,装作一脸镇定的模样说道,只是他脚下却是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路兄,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把你留下,妥当一些。”岚变轻飘飘地说道。

“不了,我这个人野惯了,不习惯太多人相处,还请见谅啊。”路渊拒绝道,他的回答在两人意料之内,但岚变却是看出了一些不同。

“岚兄,你也真是的,明知路兄跟我们是一类人,你还这么说,难不成你是懒驴不上套?”段通取笑道,好难得才能调侃到岚变,他自然是不会轻易错过了。

“什么意思?”岚变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中门道,只能是被牵着鼻子问道。

“欠抽啊。”段通一见岚变这架势,本还想故作深沉一把,可还没矜持多久,自己就先脱口而出了,尤其是话毕自个就捂着肚皮笑个没完。

“有什么好笑的,至于吗?”岚变小声嘀咕道,可随之就是对着路渊继续说道,“路兄,之前我也只是怀疑,但现在我确定了。”

“确定什么了?”路渊暗道,他心下直发虚,令得面上只是皮笑肉不笑,好生不自然,就是这出卖了他,让他愈发的拘束,反倒是露出了最大的一个破绽。

段通一见,三人中就只有他一人在笑,那不是傻吗?想到这他的笑声戈然而止,同时一脸发呆地看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我本以为名声这回事,任何人都会看得极重,可刚刚我却发现,还是有一些人不把名声当回事,就好比是路兄你,我若是放了你,难保你会逃跑,你说我是放不放不好呢?”岚变一脸为难的说道,但他的语气却是没有丝毫的为难。

“什么?路兄你要走,我可舍不得你啊。”段通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说道。

“怎么会呢?段兄,你过来一趟。”路渊嘴上招呼道,心下却是暗道,“这可恶的岚兄真的是看透了,而且他所站立的位置还是挺有讲究的。要是强行突围的话,肯定是事倍功半。

可若是能借助段通之力的话,那就是事半功倍了。段兄,对不起你的事,也要做这么一回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我保证下次一定加倍奉还,绝不含糊。”

血药天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