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 > 画里长安 > 第一章 偷天

第一章 偷天

唐,天宝十四年,重臣安禄山举兵反叛,攻陷东都洛阳,并于六月突破了最后防线。

潼关失守致使整个长安城陷入混乱当中,而玄宗皇帝却带着朝臣和皇族们逃离了长安,到达马嵬驿时,一行人早已筋疲力尽、人困马乏。

“都是他娘的杨家兄妹,坏了这大唐的天下!”忍受着疲惫和饥渴的近卫们最终将护佑演变成一场哗变,并将屠刀指向了杨家上下。

当玄宗还想以皇家的情面留住贵妃时,大太监高力士却将盛满药液的玉杯毕恭毕敬地献了上去:“贵妃娘娘,您就喝了这杯酒吧。”

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杯酒,杨贵妃双目含泪,门外突然传来激烈的争吵声:“让我进去,让我为贵妃画上一幅画吧!”

“你是何人,竟然这么大的胆子!”

只见来的是两男一女,前者是一身戎装的近卫,后者是穿着袍衫的清秀郎君和带着面纱的宫娥。

“陛下,让臣周昉为贵妃娘娘画下一幅画吧。”只见青衣郎君对着玄宗跪拜道,原来他就是与玄宗同行的宫廷画师周昉,相传他是贵妃的御用画师,有着一手神来之笔,特别是美人之画惟妙惟肖,即使玄宗在逃亡途中也舍不得弃他而去。

玄宗正在难处,见周昉请求,立刻准许,于是同来的宫娥为周昉铺上纸笔,磨好墨,等着画师着笔,周昉却不紧不慢道:“贵妃娘娘,这是周昉最后一次为你画画了,如果娘娘还有什么要求,周昉一定为你办到。”

此时的贵妃已是走投无路:“想我杨氏一族何等的荣耀,而今却命如草芥,要是还有来世,我一定还与卿为友。”这是她的肺腑之言,要知道这位画师为她的生活留下了众多的浓墨重彩。

如今想来不甚伤悲,但周昉却对她劝慰道:“娘娘,车到山前必有路,就让为臣为你画容吧。”说话间,他将手中的青色颜料倒入了荷花玉笔洗,随着粉末状的灰屑被推入水中,空气中也弥漫开一股浓浓的脂粉香的味道。

顿时,玄宗和贵妃以及周遭的宫人们都觉得头晕目眩了起来:“爱卿,你,你这是何物?”随着香味越来越浓,所有人都倍感不妙。

周昉突然抢过贵妃手中的御杯,握在自己的手中:“贵妃娘娘,臣要为你画下这最后一副画,但臣也不会让你就这么走了——”说话间,贵妃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只有嘴唇还在不住地颤抖着。

“你,你到底想干嘛?”她使劲地瞪着眼,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容颜,只模糊地觉得一个人在自己的面前摘下了幞头,露出了里面秀美的长发:“娘娘,我不会让你去死的,即使再过一百一千年,我都会记住你的模样的。”

就听得“噗通”的一声,贵妃摔倒在地,而那个同来的近卫也拔出了腰间的长剑,雪亮的锋刃上倒映着那个带着面纱的宫娥,只见她摘下了面纱,露出一张与杨贵妃一模一样的脸。

死亡虽在一瞬,但事实终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又或许真相已经随着星辰滑向了天际的彼方。

******

二十一世纪中国南部某江南小城。

“哎呀,我要晚点了!”一个咕噜,柳欣差点从床上摔了下来!

今天是她所在的德育中学组织去博物馆参观,刚才她还在梦里被唐玄宗与杨贵妃在马嵬驿的故事感动得死去活来,眼看着就快到故事的结尾了,却突然被手机的闹铃给惊醒了:“菜包,早起了——”

“哎呦,叫什么啊!”原本还想继续打个小盹的柳欣,现在惺忪着两眼,匆匆忙忙地往集合的地点跑去,结果在路上,遇到了她的好闺蜜小林同学!而小林一见到柳欣,满脸简直笑开了花:“柳欣,你昨晚是不是又在淘宝了?熊猫眼又再现了!”

因为这位“瞌睡虫”,可是她们宿舍里有名的购物狂,虽然身负某名牌中学美术特长生的名号,但却身无长处,凡是她喜好的东西,统统搜罗己用,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她才不至于成为月光族!

于是在赶去博物馆的路上,柳欣对小林说起了自己的梦境,“难道杨贵妃没有死吗?我为什么会梦到如此真实又清晰的片段呢?”此时的柳欣一直纠结于昨夜的幻梦,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浮现出梦中的情景,所以她迫切地希望一个能为自己解惑的方法。

而这位解惑之人就当属好闺蜜了:“那是因为你听到去博物馆参观的消息太激动了,所以晚上就做了这个奇怪的梦了!”看到一脸困惑的柳欣,小林可是大言不惭道:“我也经常这样的,头天得到一个漫画题材,当晚就会做梦了,不过那杨贵没死的传说,民间可是传得神乎其神的……”

小林没有证据,也是从网上道听途说来的消息乱吹了一番,等她们都理论完了,浏览车也到了博物馆的门口了。

今天,柳欣跟同学们前往博物馆参观的对象是一副唐代的名画——簪花仕女图,相传这副画为唐代的大画家周昉所画,长轴画上描绘了衣饰华美的贵妇和宫女,还有活泼可爱的小狗和仙鹤,无不显得生动传神、惟妙惟肖。

所以这幅名画也就成了老师提及的重点:“大家可要看好了,观画不仅要看全面,还要看人物的神态与内在,到时你们都回去临摹一张。”

“哦,知道了!”一声令下,同学们都站到了各自的位置上,有的在观摩,有的则拿出了手机进行拍照,半小时后学生们都渐渐地离去了,唯有柳欣还站在原处。

“柳欣,我们也走吧,博物馆快要关门了!”看着远去的同学,小林也拿着素描本追了过去。

此刻太阳西斜,墙上大钟的指针也指向了5:30分,但柳欣的大眼睛却还盯着墙上的仕女画不放,之前现场闹哄哄的,现在同学们都走了,她正好图个清静!

画中的仕女们恬静丰腴,举手投足间与千年后的人们并无二致,甚至连裙裾和衣带都让人浮想联翩!

然就在这意犹未尽之时,柳欣突然顿住,因为她看见一束光,正照在仕女图上:只见卷轴上华光璀璨,那人物和景致,好像都动了!

画里长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简介 上一章 下一章